官场偷窥:老牛吃嫩草

一百章:偷偷窥西瓜地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霸气的小狼 本章:一百章:偷偷窥西瓜地

    刘二根醒

    现在正值仲夏,天气热的不行,特别是对于刘二根这种本身就肥胖脂肪高的人,那就更是一种艰难的折磨了。

    他从床上爬起来,直接去了澡房。

    “妈了个巴子,在农村冲凉就是要比在城市冲凉舒服啊,不但水是纯天然的,连温度也要比城市的低上许多。”刘二根拿起瓢瓜往自己身上倒了一瓢瓜凉水,在心里感叹道。

    他洗着洗着,情不自禁的又想起了昨晚和林美眉销魂的情景。

    林美眉那宛如烟花般迷人的杏仁眼,不微笑时,也能蛊惑无数男人的心;以及那就算不呼吸依然能把外衣衬托得很饱满的双峰,那两个调皮的精灵,与生俱来就拥有着让别人多看一眼的吸引力。

    不过刘二根最迷恋的还是林美眉走路时,那曼妙小蛮腰拖动的高翘臀部,刘二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看到林美眉丰腴臀部扭动的时候,内心都会源源不断的发出寂寞难耐的渴望,特别是那双时刻想触摸女人肌肤的双手,更是蠢蠢欲动。

    不行,不行,不能在想了。

    刘二根不想还好,这一想心里更加难受了。

    只是他越是这样克制自己,内心就越是跟他作对,这下他想的更多了,不但把昨晚和林美眉交媾的过程全部想了一遍,还想了自己要是和林美眉在浴缸中欢愉,是不是要比在床上和沙发上更舒服一点?

    实在难受了。刘二根这才拿着瓢瓜从木桶挖了一瓢瓜水往自己头上淋了下去。

    终于清醒了。

    刘二根冲完凉,去厨房简单的弄了一点吃的,直接去果园了。

    下午两点,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刘二根走着走着就汗流浃背了,虽然身上只穿了一件四角短裤和一件短衬衫,但刘二根还是感觉这段路走的那么艰难,仿佛自己现在走的不是路,而是在经受严酷的考验一般。

    刚到果园的时候,刘二根就隐约听见不远处的黄瓜地里,有男女交谈的声音。

    因为声音很小,再加上离果园不是近,所以刘二根并未听清楚男女在黄瓜地里交谈了什么。

    刘二根很想直接走进果园。

    不过内心的好奇,促使他最终还是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他做贼似的缓慢地走近黄瓜地,刚越过一个田埂,男女交谈的声音就可以听的清楚了。

    “张哥哥,你爱我吗?”

    “我爱。要不是我现在有了老婆,我肯定把你娶进家门。”

    “那你最爱我哪点?”

    “眼睛,脸蛋……还有你的这里。”

    ……

    各种调情的语言,通过流动的空气,传递到刘二根耳中。

    刘二根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同时,心里也在感叹,要是现在有个女人能对自己这样那该多好呀,这样的环境下彼此给比彼此调情那才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呢,最重要的是,调情完还可以玩疯狂的野战。

    想到这里,刘二根不禁噎了一口口水。

    这下他走的更近了。

    因为是晴天,光线明亮,虽然黄瓜叶子长的葳蕤茂盛,不过还是没能妨碍住刘二根借助明光的光线,观看到黄瓜地里的一切。

    “妈了个巴子,原来是两个狗男女在黄瓜地偷情啊。”刘二根嘴上骂道,心里却这样想,“在这黄瓜地里偷情,应该非常刺激的吧?”

    想到自己已经有一个月没偷窥别人欢愉了,现在有了这样的好机会,刘二根突然觉得无比的刺激。

    只是他现在是在做贼呢,哪里敢弄出大的动静,他一步一步移近黄瓜地与男女偷情的距离,走一步,停下脚步,往黄瓜地里观察一遭,看那两个狗男女有没有发现自己,很小心,很谨慎,生怕自己哪个动作使的太大力了,而惊醒了偷情的男女,坏了自己偷窥的好事。

    他屏住呼吸,尽量让自己心脏跳动不那么快速,此时他已经把所有的繁杂事抛开脑际,心里只有偷窥,眷看清楚黄光地里偷窥的狗男女,到底是谁。

    他快要挨近黄瓜地的时候,男女开始簇拥在一起疯狂热吻了。

    看到眼前这一幕,刘二根所有神经都绷紧了,不但神经绷紧了,就连血液也跟剧烈的沸腾,他浑身滚烫,心中就好像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只嫌黄瓜叶子太茂盛了,还是看不清楚,两个狗男女的面貌。

    “张哥,我要,我要你的大家伙。快捅我,捅死我算了。”

    刘二根正胡思乱想着呢,黄瓜地偷情的男女这下更疯狂了。

    男人野兽一般去扒女人衣服上的扣子以及白色裙子,扒不掉,干脆使出蛮力把女人的衣服撕烂了。

    女人也没闲下来,她一只手温柔的搓揉着男人的后背,另一只手熟练的去解男人西裤上的黑色皮带。

    很快狗男女就光裸裸的了。

    男人把女人的玉腿抬高,放在自己腰间,用力夹紧,身体成九十度弯曲。

    此时男人并未快速挺着他的大家伙,捅进女人的幽深洞穴中,而是探出脑袋,伸进了女人玉腿交叉的地方,他眯上眼睛,闻了闻里面的味道,真骚,随后伸出舌头,舔着女人肥肉中间的米粒。

    “啊……舒服,舒服死了……哦,张哥,你怎么那么会拨弄我的下面啊……左边用力,右边用力……哇嗯哦……“男人舌头刚一接触到女人的肥肉,女人就双眼迷离的动情起来,发出春猫叫一样诱人的娇喘。

    男人哪里经受的了女人这样的诱惑,听到女人的娇喘声,他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原始欲望了,他把什么伦理道德都忘记,一心只想着从女人身上得到快感,属于男人征服女人时那份被独占的快感!

    男人怒吼一声,挺直前身,提着大家伙,捅进了女人湿润已久的幽深洞穴中。

    “妈了个巴子,好久没看到这么刺激的男女交欢了,刺激死我了。要是现在有个女人在我身边那该多好啊,我也要玩他们那样的姿势。”虽然看不到男女交融时的尤物,但看到男人与女人身体晃动的程度,刘二根大概可以猜到,他们现在肯定爽死了,心里不禁油然生出了一丝羡慕。

    羡慕归羡慕,不过刘二根头脑还是保持清醒的。

    他还是按兵不动。

    不过黄瓜

    地里的男女,却依然兴致不减的疯狂摇曳着交融的身体,似乎还有往更加疯狂的趋势发展下去。

    弄了差不多一个钟头,两人这才缓慢的停了下来。

    男人穿好衣服,昂首阔步的从黄瓜地里走出。

    “不是吧,想不到镇中心学校校长张志强,也偷情。那里面那个女人,肯定就是罗思思了。”刘二根惊诧道。

    张志强和罗思思有一腿的事情,早就在村上传开了。

    不过刘二根一直坚信,张志强不可能做对不起他老婆的事情的。

    一二来,刘二根认为,以他对张志强的了解,张志强不会背着他老婆去外面偷别的女人。

    所以当刘二根听到别人说张志强和罗思思有一腿的时候,刘二根第一反应就是把那些话当成是谣言,那些人因为嫉妒张志强有能力,故意编制出来的谣言。

    只是今天……

    刘二根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哪些好了。

    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无论是处于什么年代,什么地域,什么样的环境,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

    想到这里,刘二根心中不禁产生一丝邪念:既然他张志强都能玩罗思思,我刘二根为什么不可以?他张志刚是男人,我也是男人。他能把罗思思爽到爽到天上去,我刘二根还可以做得更好!

    刘二根淫荡的笑了笑,走进了黄瓜地。

    刘二根走进去,罗思思还在穿衣服呢。看见刘二根贼眉鼠眼的盯着自己,罗思思臭骂道:“二根子,你来这做什么?你可别对我做什么啊,要不然我叫非礼了。”

    “臭娘们,你叫呀,你越叫大声越好,到时候全村的人都知道你和张志强在黄瓜地偷情的事情。”刘二根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刚才被别人日的时候,叫的那么大声,叫的那么爽,现在还怕我非礼你啊?”

    罗思思脸一沉:“二根子,你咋说话的呢,谁说我被别人日了?死二根子,臭二根子,想不到你在村上除了爱调戏女人外,还喜欢乱编制故事来诬陷女人啊。你二根子,还真是让人讨厌呢。”

    刘二根虽然年纪四十多岁了,眼睛不花,刚才他可没有看错张志强与她欢愉的事情。他笑了笑,说:“思思妹妹,瞧你这话说的,这饭可以乱吃,这脏话可不许乱骂啊。刚才你有没有被男人日,你心里难道不是比我更清楚?”

    罗思思一见刘二根这架势,心里猜到,刚才自己和张志强偷情的事情肯定被发现了。她态度突然好转说:“二根哥,刚才的事情,你看见了?”

    “思思妹妹,你说呢?”刘二根猥琐的笑了起来,随后瞄了瞄罗思思的胸部,“思思妹妹,不是二根哥我说句实话啊,你里面那两个玩意儿确实很大呢,别说他张志强看到会动心了,我看到都快欲罢不能了。”

    “那二根哥,你想不想尝尝是什么滋味呢?”罗思思媚眼如丝的说道。

    刘二根正想给自己制造这样的机会,见罗思思主动提出来,他迫不及待说:“想是想,但是思思妹妹你不会同意啊?”

    罗思思甜甜的说道:“二根哥,谁说我不给你机会啊,我现在就想给你机会呢,不过你的答应我一个条件?”

    刘二根说:“什么条件?”

    罗思思说:“今天发生的事情,你帮我保密,能做到吗,二根哥?”

    刘二根爽快的顶头。

    见刘二根愣在那一动不动,罗思思生气说:“二根哥,还站在那干啥,不想尝尝是什么滋味是吧?”

    “想,想,怎么不想。”刘二根猴子觅食一般爬到了罗思思身上。

    “看二根哥你猴急的样子,天天占村上女人的便宜,还反应那么剧烈,二根哥,你晓了显火了。”

    “那可不是,特别是像思思妹妹这样的,我一碰,裆下玩意儿就硬成钢铁。”

    听到刘二根挑逗的话,罗思思伸手一抓他的前面,顿时就愣住了。

    哇!也太大了吧,还一直硬着。像棒槌一样,又高又硬,能进得完么?

    “思思妹妹别只顾着摸我下面啊,你越这样,我心里越憋得难受。”

    “男人都这副德性,有贼胆没贼心。涨得难受,就不知道爽我啊。”罗思思说完前后扫视了一眼,发现身后不远处草丛中有个大坑,想了想又道:“二根哥,你要不躺那个坑洼中,让我来爽?我肯定比你弄得更好。”

    “思思妹妹,什么意思?你想在上面?”刘二根一听这话就兴奋了。

    “嗯,我的意思就是这样。二根哥听村上其他女人说,你下面变猛了,我怕经不起你折腾。”伸手摸着刘二根火热金箍棒,罗思思接着道:“二根哥,你看看你金箍棒都硬成这样了,要滑进去,我肯定受不了。要是让你在这鼓捣,估计我不能坚持几分钟。我在上面就不一样了,想深就深,想浅想浅,浅深刚好,我自己能调控,这样爽起来才舒服,我和我男人刘强军也经常这样弄呢,刺激死了。”

    “思思妹妹平时你可真会玩,我还从来没被女人这样弄过呢。不过既然思思妹妹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满足你就是。”

    刘二根朝黄瓜地草丛中的大坑走去,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点滴不剩,四仰八叉的学着A片电影中女人的姿势,直接躺在下面。

    “二根哥你那玩意儿怎么顶得那么高,那么雄赳赳气昂昂啊,都快顶上天了。”罗思思垂涎欲滴,将大裤头往下一拉,直接压在了刘二根肥胖的身体上面,一只手拿着刘二根的金箍棒对准自己的幽深洞穴,另一只抚摸着刘二根的敏感小腹。

    罗思思兴奋的同时,身子左右晃动,含吐不一,别提有多么的舒爽,当然因为刘二根的金箍棒太大,而且又坚硬,每一次都是没入一点点,她就弓起了身子,受不了了。

    刘二根一会儿功夫,就被风情万种,热辣似火的罗思思,折腾得死去活来。因为刚才被蚊子叮了还在发生作用呢,下面硬得更大了。趁着罗思思身子下蹲的时候,刘二根双手一撑地,金箍棒就滑进了罗思思潮湿洞穴的深处,进不去了,还要硬挤。

    “哎哟,怎么这么舒服啊。”罗思思尖叫一声,浑身颤抖起来,捏着刘二根大腿叫喊道:“二根哥……你个坏东西,你那么凶猛,你想折磨死思思妹妹我啊,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嘿嘿……我还没真正用力呢。

    刘二根舒服且淫荡的笑了起来。

    “坏东西,臭东西,你还笑,看你还笑……”罗思思骂完,身子下面传来了一阵酥麻,很快那种颤抖被不能自拔所代替,双手按在刘二根的腹部,左右摇晃身子,上下起伏,每一次金箍棒顶在深处,都让她嗯嗯哼

    哼兴奋叫个不停。

    刘二根看着罗思思,一上一下,一凸一翘,身子不断起伏着,胸前两个小白兔也起伏荡漾厉害,别提多刺激,有多诱惑人了。

    此时罗思思呻吟声更加大了,看样子似乎有点累,双手向前一伸,跪在了地上,骚情的扭动着屁股,再一次狠狠的冲刺。

    “咦,这招果真不错,一点也不觉得累。”罗思思欣喜万分,双腿跪在地上,浑圆的两个小白兔,不断的摩擦着刘二根的胸膛,比刚才那招不知道舒服了多少倍,而且还节省体力。

    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罗思思再一次眯上了妩媚的眼睛,娇躯摇晃得更加厉害了。

    刘二根双手托着罗思思的翘臀,不断地用力往里面冲刺,罗思思的身体就好像水蛇一样,火热,温柔,恨不得将刘二根爽死过去。

    刘二根看着罗思思发骚的样子,弄得更加的有劲头了,偶尔身子向上一挺,让罗思思尖叫连连,全身都狂颤起来。

    两人就这样忘情的融合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罗思思突然脸色一变,贝齿咬着红唇,面部扭曲的同时,身子猛然一颤,整个身子扑在了刘二根火热的怀里,两腿紧紧的夹着,口中发出一声咆哮。

    “二根哥你好厉害啊,我快被你弄死了。哦……二根哥,你招数怎么那么多啊,每招都让我顺利飘到云端。”

    身子一弓,罗思思就好像受伤的小绵羊一样,一动不动的趴在刘二根身子上面。

    刘二根一看,坏事了,没想到罗思思这么快就来高潮了,可是自己还没爽够呢。

    想到这里,觉得自己亏了的刘二根身子一翻,直接将罗思思压在自己身体下面,身子向上一弓,猛兽一般挺着金箍棒,往罗思思湿润洞穴中,剧烈的鼓捣,吧嗤声,吧嗤声,不绝于耳。

    有些胀痛,可是却是前所未有的快感,让罗思思不在附和着,身子耸动的同时,嘴中发出来的呻吟声更大了,罗思思张开了嘴巴,忘记了呼吸,不断提醒刘二根,“二根哥,别只顾着自己享受,你可千万不能让我怀孕啊,轻一点,外面一点,对了,就这样。”

    接受到罗思思的信号,刘二根更加兴奋了,整个人就好像机器人一样,不断地让罗思思喷发欲火,一次又一次,一点也不觉得疲倦,越干越有兴致。

    哦呵……

    半个小时后,刘二根喉咙中发出一阵低吼,终于将下面乳白色的牛奶喷射了出来,罗思思兴奋的同时,身子一挺,直接迎合上去。

    如同泥浆一般,罗思思躺在了地上,喘着粗气。

    刘二根很满足,虽然只有一次,但是身子下面的女人不但比自己年轻,而且还是副镇长儿子刘强军的老婆,搞别人的老婆和搞自己的老婆,感觉就是不一样,真是爽死了。

    “二根哥,你……你让思思妹妹我真正的做了一回女人啊,这下我是彻底迷恋上你了。”罗思思软绵绵的说道:“这次要了,我下次还要你这样弄我。”

    这时,刘二根拿罗思思跟李淑英做了对比。

    李淑英没有一样是能跟副镇长儿子刘强军老婆罗思思比的,小白兔不但偏黑,而且也松隆得要命,可是这女人会玩,一会的功夫,换了好几个姿势,让刘二根连爽三次。

    “思思妹妹,你也好厉害呢,刚才身子一摇一摆的,弄得我,别提有多么的爽。我很期待我们的下次哦。”刘二根站起了身子,整理衣服。

    “哈哈哈……”罗思思妖艳的笑了起来,刚才被刘二根干得真爽,每一下都弄到兴奋点,比张志强牛多了,下次直接找刘二根算了。

    从果园回来已经是晚上的六点钟了,刘二根吃完晚饭,休息了一会儿,又开始拿着笔写他的小说《鬼非灯》。

    第三章:吸收血液

    凶手是干巴么?干巴会残忍,对那个懦弱女人下毒手?如果干巴真是凶手,那为什么警察会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那个时候凡是隔壁邻居,警察都调查过。最重要的是,那一天干巴老婆铠明能证明,干巴有不在场证据。

    既然这样,那干巴为何要笑,而且还笑着说死得好,死得蹊跷?难道干巴就是传说中人鬼上身?至于事情到底是不是象推测的一样,也只有干巴能把答案一一揭晓了,所以说干巴自始至终,其实就是一个很难琢磨透的谜底,而且那个谜底就好象万丈深渊,让别人很难琢磨得透。

    一切仿佛都结束了,一切又仿佛只是一个开头,然而故事却依然还会象往常那样,精彩重演,,逻辑缜密,环环相扣,宛如空气一般真实。

    “干,过来吃早餐。”铠明煮好一碗热腾腾色味俱全面,小心翼翼从厨房端了出来,见干巴心事重重在看向窗外永不静止景物,所以善解人意热情叫干巴过来吃早餐。

    干巴也许是太过于专注外面景物,因此没听见铠明叫自己,依然目光沉醉的望向外面匆忙行过的车辆和络绎不绝来往人群,心里似乎在顾虑什么,可是稳重而平静如水脸蛋上,却明显告诉别人,他很正常,没有任何心事。

    “又开始这样,多少年了,一直没改变过。”铠明站在一旁,冷冷的笑了笑。随后不急不慢走到干巴身边三十厘米距离位置,停了下来。

    铠明本来想拍一下干巴肩膀,提醒他吃早餐。可是铠明看到干巴那么沉醉于外面的浮华景物,铠明又不好意思打扰。

    毕竟生活那么多年,有些事情就是不想了解,在无形当中也会慢慢清楚,并且明白。铠明当然知道一些干巴不愿意多说事情,只不过铠明不想在干巴面前提起而已。一来,是为了减少麻烦。二来,是想给干巴留下更多空间。

    包容是维持夫妻之间稳定的最好选择,计较太多反而失去的,也会随之增多。铠明虽然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但铠明从这么多年生活历练中,还是或多或少得出一些富有感悟性人生哲理。

    干巴一转身,突然看见铠明站在自己身边,干巴吓了一大跳,心脏差点没从皮肤中猛跳而出,有些纵横的额头上面,忽然之间,就增加了几颗如同珍珠一样闪发白光的汗珠。

    站得不是很平稳的双脚,因为重心的失衡,而左右倾斜,就好象弱不经风芦苇一般。

    “明,有事吗?”干巴琥珀色的瞳孔放大,眼睛狐疑注视着铠明,看起来一点也不象丈夫的样子,而是仇人,总是那么凶狠恶煞,恨不得要把铠明一口气吞入肚中。

    不过慈祥的脸蛋,却和充满血丝的眼睛形成鲜明的对比,或许这就是干巴的诡异与特殊之处?

    “没事。本来想叫你吃早餐,但是看到你那么专注看外面景色,又不忍心。”铠明双手用力抓紧蓝色裤脚边沿,假装若无其事对干巴温和笑道。

    内心其实很惆怅,可是铠明不敢在干巴面前表现出来。其实不是不敢,而是顾虑……

    外面依然喧闹得如同晚上蝉聒噪的鸣叫,房间却沉寂得如同一潭平静的死水,连人的心跳

    ,仔细去听,都能清晰入耳。难道……

    “原来如此,刚才我还以为你在做什么,把我吓了一跳。”干巴憨厚的对铠明挤眉弄眼,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笑完之后,迈起轻盈的步伐去玻璃餐着上吃面条。

    是在和我搞暧昧?铠明尽管已经上了年纪,但是当干巴主动和她对视眼球时候,那种充满爱缠绵意的余光,却可以促使铠明冰冷了很久的心,瞬间温暖;疲倦的身体,也不知不觉,轻松了许多。

    铠明觉得自己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虽然曾经受过许多冷落与排斥。

    “今天面条的味道不错,口感很好,明,面里面,你应该加了鸡血吧?”干巴拿起筷子夹了一夹面,吞入嘴中,一脸神清气爽,就好象享受着什么美味佳肴一般,而实际上也只不是普通的面罢了。筷子整齐的放在玻璃餐桌上,干巴兴高采烈的向铠明询问道。

    干巴其实便不是很喜欢吃面,口味稍微一清淡,干巴都不会去理睬。不过干巴,却对一种面,情有独终。而那种面,就叫做鸡血面。

    不要说普通的早餐店很少有鸡血面了,就是豪华一点餐厅也不见得有。主要是因为鸡血和面煮在一起,会产生一种怪味道,而那种怪味道却足以让人恶心,呕吐。就是和干巴经常在一起的铠明,直到现在也无从下嘴。

    不过干巴却吃得津津有味,有模有样。只要早上煮的是面条,那么干巴肯定会要求开煮鸡血面,一方面是吃习惯了的原因,另一方面是个人喜爱。

    不过这样的喜好,对于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类来说,也太不正常了。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对于生活上怪癖,而对于食物上还依然怪癖的,大概也只有干巴才两全应有。

    明知故问。铠明有些不厌其烦,妩媚的眉宇间明显告诉别人,她很讨厌干巴刚才的所作所为。可是她铠明不满意又能怎么样,难道她铠明还能把干巴吃了不成?就是干巴让她吃,铠明也没那胆量,无从下肚;若换着是干巴,那可就说不一定。

    别人闻到人的血液,心里会感到恶心;而干巴闻到血液,就有一种想要把它吸入嘴中的冲动。其实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就在一年前,干巴的侄子来到他家中。因为年纪过于太小,所以贪玩,一不小心被菜刀划伤了手指,幸亏运气好,没把整个手指切掉,只是受了一点小小的皮外伤,找点创口贴贴一下就好了。

    不过那个时候,干巴侄子受伤,依然流了一点血液。本来,要换着是正常人,会找一点煤灰,祛除异味,家中没有煤灰的,或者是用带有香味的水,把它冲洗干净。

    可是干巴的做法却非常古怪,古怪得让人触目惊心,瞠目结舌,不敢相信。干巴居然用舌头,把地面上的血液全部舔入嘴中,舔得比水冲还要干净,一点痕迹也没有。这若换着是正常人看见,非得把别人吓死不可,但在他干巴眼里,却觉得好象这样做,天经地义,合情合理一般,因此舔得特别沉醉,津津有味。

    “干,你猜对了,这面确实加了鸡血。”铠明眼神专注的看着干巴,心里埋藏着许多抱怨,因此回答干巴的时候,表情显得有点不情愿,身量的分贝,和以前相比以来,似乎也没有先前洪亮与清脆。

    “哦,对了。女儿刚来了电话说,她已经在美国找了有份不错工作,叫我们放心。”铠明停顿片刻,突然记起刚才女儿打过电话给自己,所以心情激动把女儿说给她好消息,传递给了干巴。

    “不错。我们的女儿一直都挺优秀,现在她找到工作,我心里那把倾斜的秤砣,也总算得到平衡。”干巴挤着慈祥的柳眉,憨厚笑了笑,心里很是满足与欣慰;浓密的睫毛,如同空中飞撒而下的绒毛白雪,半空飘落,引人注目,夺人眼球!

    幸亏女儿已经到国外找到工作,要不然计划又得推迟,如果……干巴装满思想的眼睛向上转动,顾虑从混沌不安脑海油然而生。

    第四章:全部暴露,爽!

    干巴行为总是那么诡异与奇怪,奇怪得让别人琢磨不透……

    天已经逐渐暗了下来,似乎有了下雨的气象。不过这样的天气,却并未影响干巴愉快兴奋的心情。

    成熟的脸上依然容光焕发,闪着粉红光晕的酒窝依然是那么慈祥的迷人,只是那往常温和的眼神,却隐约暗藏着些许杀气和深不可测。

    十分钟未到,干巴就把一碗热腾腾的面,一扫而尽,连味道浓厚的面汤,也喝得所剩无几,可想而知干巴是有多么中意,那碗鸡血面,也许是太饥饿了?又或许只是心情太好而已?

    见干巴已经把面全部吃完,铠明步子自然轻盈走到餐桌旁边,准备收拾,一片狼藉的玻璃桌面,以及把沾染污秽的碗筷收入厨房之中,待清洗。

    “明,我自己来收吧。”干巴仔细的看了看铠明因为岁月的痕迹,而逐渐变得苍老的脸,心里不免产生一丝丝怅然的心酸。也许是开始在乎了,因此干巴才会如此体谅铠明。

    失去才懂得珍惜,干巴不是红尘之人,干巴自然懂得这个看似平淡,而情义却非常真实道理。鬼都可以分为好鬼和坏鬼,更何况……

    现在是不能确定干巴身份到底是人还是鬼的,毕竟干巴身上拥有着太多正常人不敢想象东西,特别是那些诡谲到让人诧异行为。

    听到干巴体谅的话语,铠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属于真实,有点受宠若惊感觉。晶莹的眼泪,差点从眼角边沿,流落到鼻翼上,要不是铠明,心里还算强大,有足够能力控制自己。

    那是干巴本人么?那是干巴本人所说的么?铠明重复的问着自己,脸上激动万分。仿佛眼前这一切,只是幻觉而已,全是属于虚假不真实东西。

    其实铠明现在之所以那么大感惊讶,也不是平白无故产生。平时不要说干巴不会帮助铠明干那些小小家务,就是体谅的话,也很少向铠明说起。而今天……要换着是任何一个人,也会脑子茫然,倍感受宠,大吃一惊。

    干巴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先是拿起红色擦布,把玻璃桌面上油性物质擦干净。搞定之后,干巴才转身,撵起自己吃过的碗筷进厨房。

    铠明以为自己眼花,所以铠明右手揉了揉自己朦胧眼睛。当铠明千真万确看着干巴宽厚背影,走进厨房时候,铠明才敢相信自己眼前一切,属于真实。

    眼泪突然就哗啦啦往下掉,铠明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乌云被一双无形的手轻轻拨开,丝丝光线透过云层,照射下来,先前昏暗的大地,倏忽间,明亮一片。

    干巴从厨房走了出来,见铠明眼睛一片猩红,以为铠明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大步流行,连忙走了上去。

    “明,有什么事情吗,怎么眼睛红如鱼塞?”干巴慈祥的眼睛炯炯有神看着铠明,语气低沉,并且温和询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刚才打开窗户,不小心眼睛吹进了一粒沙子,所以变成这样。”铠明心里忐忑不安,便不想把刚才实情告诉干巴,所以铠明对干巴撒了一个谎。

    听到铠明那么说,干巴心里放松了许多。脸上绷紧的肌肉,顿时变得松弛。原本不自在的双手,也自然垂直耷拉。

    r/>

    干巴没有多问,转身就往卧室走去。

    轻轻一扭,门被打开。干巴昂首阔步,丝毫不畏首畏尾,走到了衣柜位置,缓慢停下。

    拿了件花纹形状红色衬衣,和一条线条精致黄色西裤,以及一顶绿色领带,走到了镜子旁边,准备更换……

    五分钟之后,干巴从卧室的房间走了出来。气质明显比穿着睡衣的样子,更精神抖搂,魅力满盈……男人的风度,也因为干巴精心的打扮,而凸显得淋漓尽致,迷死一大堆花痴少女,绝对绰绰有余。

    双手紧紧的抱住铠明的腰身,用力,一顶,铠明就好象一朵绚烂的花,在半空中轻盈旋转;一个热情的吻,狠狠的贴在铠明散发余热的脸上,铠明的身体宛如被僵尸上身一般,不能动荡,不听使唤,手脚失去控制的往干巴身上挨近,着迷,陷入旋涡中……

    干巴把铠明抱入房间,蓝色窗帘拉紧。上衣脱掉,双收抓狂似的抚摩着铠明身上每一寸娇嫩肌肤……一对鸳鸯,进入两人世界中。

    高.潮过后,干巴去浴室,冲了个凉,然后穿好衣服,又回到了卧室。

    然而,铠明却依然好象一个受伤的小鸡,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几许皱纹额头上的汗水,如同妖艳荷花上的水珠,因为强光照射,隐约泛着淡淡银光;得到满足的蓝色瞳孔,失神的往被子上某一点污秽看,看得有些痴迷,也许是太幸福了,又或许……

    不过红润的脸上,所表现出来的却是十足的欣慰与满意,这也足以证明,干巴刚才的房事,是成功的,丝毫没有留下一丝遗憾。

    “刚才没有弄疼你吧。”干巴走上前去,担心的问道。

    写到这里刘二根突然想上厕所,他把笔和笔记本收拾好,放进书桌的抽屉中,去了茅厕。

( 官场偷窥:老牛吃嫩草 http://www.xcxs1.com/4/4100/ ) 移动版阅读m.xcxs1.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官场偷窥:老牛吃嫩草》,方便以后阅读官场偷窥:老牛吃嫩草一百章:偷偷窥西瓜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场偷窥:老牛吃嫩草一百章:偷偷窥西瓜地并对官场偷窥:老牛吃嫩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