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小妾

第三两百零二章 大 结 局 (两章并一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蛋筒512 本章:第三两百零二章 大 结 局 (两章并一章)

    五十九年初夏,一个平常的日子里,一对相爱的人心中默想,往后归于平淡的日子要好好珍惜,这是最后一次的分别

    谁也不曾想到,这一别从永别,从此不再有从此

    胤禛目送清月的马车扬起灰尘,由着黄龙送她远去。【本书由】

    苏培盛在一旁不得不硬起头皮提醒胤禛:“主子,时辰不早了。”

    “爷今日不必上早朝。”胤禛心不在焉的回答,他想等清月秋天回来后告诉她,其实,近些年他都只是去那些女人房中坐坐

    苏培盛看看太阳已升起不得不再次开口:“王爷,已是辰时了!”

    “什么?”胤禛这才回过神来,把马缰绳一勒:“走,去衙门,今儿上午还有好几个事要与众官员商量。”

    又是新的一天,胤禛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他抬头望向纯净的天空:佟额娘,你可曾放心了,儿子已长大,可以过得很好了

    前些日子康熙找他密谈过,他已内定为下一代君主,只是胤禛一向不喜宣扬,这事只有少数几人知道,他上午去衙门,下午进宫见康熙听从他的教导,至到宫门落锁方才回府。

    他快马加鞭赶到衙门,户部的众官员已等候在厅里,胤禛只想快些解决掉现在的麻烦事,好抽出两日不被打扰的时日去陪清月。

    商量事情本就不是件简单的事,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他都要费思一番,权衡后才下决定,这一商议便过了两个多时辰,眼看是大上午了,心中猜清月应该已行至那茶僚处了。

    按下心思又与众人商议半个时辰之后,苏培盛眼泪糊了一脸,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主子。王爷,不好了!”

    胤禛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难道是他皇阿玛不好了?心中一慌,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如此仓促之下,他的那些兄弟们定是不好相与。

    “怎么回事?”心中再慌,转念间他便沉声问苏培盛,只有大事才令他如此慌张。

    苏培盛泣不成声:“主子,月主子怕是遭不测了!”

    胤禛闻言眼前一黑,只觉得肺里的空气都被榨得一干二净,他快要窒息了。

    “不可能,你骗人,苏培盛,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骗爷!”

    他一脚踹翻跪于地上的苏培盛,怒目道:“你竟敢咒侧福晋,你想找死本王爷成全你!”

    苏培盛匍匐到他的脚前,伸手抱住他的小腿:“主子,刚刚影卫传来消息。说是,说是月主子碰到了马氏一族,不知怎地双方便打了起来,然后,打斗中侍卫们只觉得天一暗,他们便站在了一处雾地不见任何人,没过多久。只闻爆炸声响,侍卫们皆被震翻在地,待那白雾散处,离得最近的一个侍卫,就在他脚边,出现了个十来丈宽的圆潭深不见底”

    胤禛伸手一把扯住他的衣领,把苏培盛提起来:“那么。月儿呢,她人呢,你快告诉爷!”他使劲的摇晃着苏培盛。

    眼见可怜的苏培盛只有出气多进气儿少,脸成酱色正翻着白眼,一旁的一个官员忙道:“王爷。你快把他勒死了!”

    胤禛颤抖着手却是怎么也松不开自己的手,一旁的那官员见他不对劲,赶紧伸手帮忙掰开他的手指:“王爷,你先要冷静下来,切记,冷静,冷静。”

    苏培盛连咳多声才缓过气来:“王爷,那处深潭内找到不少马氏一族的族人皆已死处,只是属下们无能,没有找到月主子。”

    胤禛突然冷静下来,神采飞扬地道:“苏培盛,月儿是谁,别人不知你还不知,她会回来的,一定会的,她说过秋天回来后有秘密要跟爷说的,她向来说话算话!”随着话语他的目光越来越坚定。

    “说说那些人的死状。”他有一种直接清月没有遭不测。

    苏培盛忙道:“那些人不知被什么所伤,看向去是被什么锋利之物所伤,有的连骨头都齐整整的切断了,像是刀割的,又侍卫们想不出是什么东西,能瞬间杀死那圆潭里的一百多马氏一族的族人。”

    这事惊动了康熙,当他听到是马氏一族时怒不可遏欲惩治一干人等,胤禛伸手拦下来:“皇阿玛,儿子媳妇的仇,儿子要亲手报。”

    康熙定定地看了他一眼,闭上眼不再说话。

    东阿府中老夫人不知怎地知道清月出事了,当场喊了一声“月儿!”便也随之去了。

    东阿府忙着守孝,东阿一夜之间苍老数岁,瓜尔佳氏满面哀伤,只抱着清月小时候的衣裳日日以泪洗面,子胥与清灵一夜之间长大成熟,失去长姐这把大伞的庇护,两人也学着**成长。

    今年京城的夏天过得很安静,无人敢违背暴戾的胤禛的吩咐。

    秋凉的时候,胤禛天天数着日子:“苏培盛,秋凉了,月儿该回府了,你去准备准备,明日爷去庄子上把她接回来,爷还有好多好多话没有告诉她。”

    苏培盛眼圈红红,伸手摸了一把眼泪:“爷,月主子不见了!”他不敢用“死”字去挑动胤禛敏感纤细的神经,怕下一个掉脑袋的是自己。

    “是了,苏培盛,月儿定是生气离家出走了,她没嫁入王府时最爱玩,也最贪睡,是爷把她拘在了这片方寸之地,其实爷也不舍得这样待她,只是爷身不由已,却又舍不得看她嫁给别人。”

    胤禛闲瑕无事时,最喜欢坐在掬月院的西暖阁看着窗外的树叶一天比一天枯黄。

    “玥嬷嬷,月儿怎么还没有回来?爷要去庄子上接她,你们一个个都拦着爷不让去。”

    玥嬷嬷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被泪水堵住发出声来,那个像花儿一样娇艳的女子,仿佛就在昨日,还俏立于院门边回首:“玥嬷嬷,待我从庄子上,给你捎最新鲜的莲蓬回来。保管比院子里的还清香。”

    “是了,你是她的嬷嬷定是帮着她,爷是不是错了,是老天爷要罚爷吗?当初就不该用这烂理由诳她进了王府的门啊!”

    胤禛只是需要一个人静静地听他说。说他从前没有跟清月说过的话:“爷本来还想,等她这一次从庄子上回来后,爷就夜夜陪在她的身边。这个小没良心的,把爷的心都给挖走了啊,却忘记了回府的路,你说,她是不是迷路了,等着爷去找她回来!”

    玥嬷嬷眼前一片模糊,滚烫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的落下来:“主子,侧福晋出远门了。没有那么快回转家中!”

    “是了,玥嬷嬷,自小到大都没有人教过爷,如何去爱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佟额娘爱着皇阿玛,所以她心甘情愿的留在宫中,只是爷太过愚昧却未看透。”

    六十年康熙逝,胤禛顺利异常的登上了帝位,雍正元年,御书房中九阿哥允禟站在下首。

    “你现下可满意了!”

    雍正冷笑:“哼,她只不过是现在不想回家。爷一直会等她,就算爷做了皇帝,她一样是爷的女人。”

    允禟恨恨地看向他:“你根本不懂她,她根本不稀罕劳什子妃位,她只想和相爱的人牵手白头到老!”

    雍正冷冷的盯住他,恨不得把他盯死在墙上:“哼。那也比嫁给你这个福寿膏贩子强,蠢得跟猪一样的货,大清的江山都快被你们这些败家子玩烂了。”

    允禟一时气短,后又吼道:“你是心虚了吧,月儿从来就不在意那些虚名。你给过她什么,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在辛苦奔波,为你操碎了心,你当我是个傻子不知道吗?”

    雍正说不过允禟,恼火的把御案上的折子拂一地:“滚,你就是一头猪,真是蠢猪,蠢死了!”

    允禟冷笑一声:“你不是已经打发我去保定了吗?我明日便去保定养老,爷还有不少月儿未出阁时送的年节礼,至少比你强!”

    他的话刺中雍正的心病,伸脚狠踹他:“滚,给朕滚出宫去,朕再也不想见到你这头猪!当初要不是你帮老八,月儿至于会落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吗?给朕滚得远远的,这辈子都别想再回京,滚!”

    他声嘶力竭的大吼,他十分讨厌九阿哥允禟,对允禩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雍正三年春,太监来报:“皇上,贵妃娘娘怕是不行了!”

    雍正冷笑道:“她的命到是挺硬的,活了这么长时间赚够了,是时候该上路了。”

    “皇上?”他不明白雍正这话的意思。

    一旁的苏培盛收到雍正的示意忙道:“摆驾永和宫。”没错,不知雍正是有意还是无意,年若嫣住进了当年德妃的住所——永和宫。

    年若嫣静静地躺在床上,她感到自己快不行了,早年的姣颜如今已成枯枝一捧,她已经有两年不敢照镜子了,外面传言她最得雍正的宠爱,她笑得比哭还难看。

    那是对她的折磨,她天天都要听她爱的男人,在她面前碎碎念的回忆他与另一个女人的一路烟尘,雍正告诉她,他十分想念清月,却无视她多年的付出。

    听到外殿的脚步声响起,年若嫣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你来了?”

    “嗯,听说你快不行了!”雍正冷漠地看着她。

    年若嫣的心早已碎了,痛到麻木:“是的,我快不行了,可惜她依然没有回来,她忘记你了!”

    “不可能,朕不信,就算是翻遍整个大清江山,朕也要把她找回来。”

    年若嫣费力的看着这个咆哮如雷的男人,这还是那个万人仰目,高不可攀的男人吗?原来在爱情面前,他也不过是个可怜的普通人。

    她的嘴角牵起一丝嘲笑:“你真不值得她去爱,我虽不知你出于何故如此恨我,但我知道,她不喜欢一个男人有多个女子陪伴。”

    这段话花费了年若嫣不少精力,她喘着气道:“小时候,她她就说过,只要能和喜欢的男人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她便满足了,她不稀罕你给的册封。因为你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有少过,不值得她去爱咳,我恨她,恨不能像她那样能活得自在。我很嫉妒她,嫉妒没有她那样健康的身体,可以纵马奔驰,与爷同骑于草原上看日出咳,日落!”

    胤禛毫不掩饰眼中的恨意:“爷悔恨,悔恨没有勇气像老八那样为了八福晋而抗皇命。”

    年若嫣讥笑他:“哈哈,所以,你当了皇帝便要活活拆散人家。”

    “不是因为此事!”而是因为她借清莹的手想害清月,想害清月的娘家,这一点他定不能饶她。

    年若嫣闻言笑道:“你从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爱上清月了?”

    胤禛毫不保留地说:“在她出事后。”

    “咳。咳,我还以为你是在第一次赠她金葵花含珠头钗时!”

    “你知道这事?爷那时只觉得她最合适那花儿!”

    年若嫣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觉得自己快活不到天明了:“怎不知,咳,也就那傻丫头不关心。咳,她真的是个傻丫头,其实,我一直很想同她做双好姐妹的,只是造化弄人。”

    原来,年若嫣当初第一次见到清月头上的金葵花含珠头钗便已明白,她曾听父亲说过。当年,皇太极为博海兰珠一笑,特意命人去极南之地取来新鲜的葵花。

    顺治帝在董鄂妃的金棺里绘满金葵花,康熙的表妹,佟贵妃去世时,身穿白绸绣金葵花旗装。而并非皇家规定的皇后礼服,皇家的每一个男人都要给自己心爱的女人送一朵金葵花,而胤禛的却给了清月,在他还懵懂之时,顺从心底最深处的意愿。为她插上代表爱慕之意的葵花金钗。

    年若嫣的眼角滑下清泪:“你最爱的人是她,我一相情愿的争了一辈子,斗了一辈子,却也输掉了这一辈子,我若有来生,便只嫁将来送我金葵花之人。”

    雍正三年,年贵妃薨,她到死不知自己只是具活尸,同年秋,诛年羹尧一族!

    同年七月允禟被革爵。四年初,革去黄带子,削除宗籍,改名塞思黑。

    雍正在给允禟的家书上曾道:因他当年答应过月儿,不会要他的命,即便身为皇帝,他依然不曾忘记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允禟阅信后痛哭不已,终日沉浸酒色之中不问世事。

    紫禁城又迎来了一年中的第一场大雪,乾清宫后面种了一片梅林,世人皆道雍正这是为最宠爱的年贵妃而种,雍正静静地坐在台阶下,一旁的苏培盛为他捧着酒壶。

    玥嬷嬷成了另一个亲手照料雍正的人,此时正拿了一件厚紫貂皮大氅过来:“皇上,地上太过寒冷,你若不爱惜身体,将来主子回来怕是要伤心了。”

    雍正没有册封清月,他想等她回来穿上大红的喜服,着上皇后的盛妆,他天天盼,日日望,从乌丝盼成了白发,清月依然没有回来,每年只有这片冷清的梅林陪伴着他。

    他伸手指着那片在大雪中越发红艳的梅林道:“当年,我为年若嫣的院子取名寻梅,那是年幼无知,不懂什么叫爱慕,月儿自小身上就有一股子清雅的梅香,很淡,好似只有朕能闻到。”

    雍正斜靠在走廊柱边苦笑:“当年,年若嫣每每想留住朕,便会同朕聊起东阿家的月儿,从很小时的调皮事到长大后怎么做生意的事,还有四处的见闻,朕很惊奇,这是一位怎样的传奇女子,打那时起朕的心里便住下她一个人,慢慢的,她的力量越来越大,把爷心中的人都赶跑了。”

    他回头问玥嬷嬷:“你说,她是不是十分霸道,你看,朕这些年后宫都没有添过新人,你说月儿会不会心情一好便自个儿回来了,朕找了她这么多年,她怎么还没有回来。”

    玥嬷嬷年纪已经很大了,站久了腰就受不了,她还是忍着小心的劝雍正:“皇上,来把大氅先披上,奴婢伺候月主子时,时常有见她写写画画,只是那些东西她是交予临霜保管的,后来临霜也随着”

    雍正不解的望向她,玥嬷嬷示意苏培盛去挽扶雍正:“皇上,你先快起来。奴婢再慢慢的告诉你!”

    这一招还真管用,他连忙站起来,却不想脚下一滑,扯着苏培盛两人摔在了台阶下的雪地里滚做一团。

    “你刚才说月儿有留下东西。你可曾见过?”不顾身上的积雪,他慌忙爬起来盯她问。

    玥嬷嬷点点头:“有,奴婢曾见主子画过她与皇上两人在庄子上的大树下纳凉。”

    雍正老脸一红,他记得那时还亲过清月的小嘴儿,现在想起来他的心都会乱蹦个不停。

    “苏培盛,快去把那些画找来!”

    他伸手拭去眼角的湿润,终于不用只羡慕允禟了。

    那画是临水后来在清月书房的文案板下找到的,那里装了一个隐形的机关,一拉,文案下的板子便会往下降。里面放着整整一大叠的q版手绘图。

    雍正把画拿到手后,迫不及待的翻看,都是他与清月一起经历过的事。

    难得这一日他心情不错:“玥嬷嬷,爷从来不知月儿的画技如此好。”在说到清月时,他时常忘记自己已是皇帝。

    “咦?!”

    他翻到了最后一张。那一组小图,古道,破茶僚,黄尘,骑马飞驰的少年,是雍正与清月第一次的偶遇,也是缘分的开始。

    淡淡的墨汁在白纸上勾勒出一幅幅鲜活的图画。只是伊人已不在

    从此乾清宫半夜时常会飘出一些“嘿嘿!”“哈哈!”“嗯嗯!”之类的怪音。

    雍正把这些画装订成册,每天睡前都要翻上一遍,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鎏金小箱中,再放在枕边陪他入眠。

    雍正十三年八月,他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吩咐苏培盛叫东阿、子胥。还有他的儿女们来到梅林前:“爷这辈子最悔恨的是没有抓住一个女人的手,那是爷爱了一辈子的女人,与她相爱却不能相守,爷知道,她一定还在某个地方活得好好的。如果有一天,她若能回来,子胥,你能帮爷捎个信吗?”

    子胥早已成年,褪去了年少的青涩:“皇上!”再也抑制不住痛哭,不止雍正一人想念,还有他也想念自家姐姐。

    “你姐姐一定会回来的,只是她迷了路,还没有找到回大清的路,可惜爷多年前命数被人截走太多,已到了大限之时,等不及她回来,爷是多想再亲眼看她一眼啊!哪怕只是一眼!”

    东阿伸手摸了一把眼泪:“皇子,月儿是微臣的爱女,又怎会不把她找回来,明儿起,微臣再继续去找,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雍正费力的靠在椅背上:“咳,你们都是在哄我啊,她不喜欢爷的后院,因为爷后院的女人太多了,如今,爷等了她一辈子,却依然没有盼到她归来。”

    他每每想起那娇俏的人就痛彻心扉,每每到了夜深人静他都会去殿外瞧瞧,站一站,待那流星划过天际时,他信了她的话。

    对着流星许愿: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不再爱你。因为我怕忘记你,所以我爱新觉罗。胤禛,对着流星许愿,如果有来生,我希望用我的来生换来我们今世的再次重逢,相爱相守,至死不渝。

    “皇阿玛,您身子还健朗怎会?”

    雍正看看自己长大成人的儿子,心中无不遗憾,若这是他与月儿的亲骨肉该有多好!

    “当年,年羹尧为了心爱的女人,截走了爷小后半生的命数!”

    此言一出,众人皆色变,才明白个中曲折。

    “月儿是唯一一个不图爷什么的女子,却是爷最不想又偏偏错过了的女子,年若嫣与九弟当年曾说过,月儿不喜拘束的生活,我想她也不会喜欢这冷情的皇宫,她喜欢东阿府的生活,爷知道,你们瞒着爷在她的陪嫁庄子后山立了个衣冠冢,爷想去陪着她。”

    他认为只有如此,日后才有颜面去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失去清月后他才认清自己的心意,却已悔悟太迟

    “待爷死后,把爷葬于她的衣冠冢之侧,爷要在那清山绿水间静静地陪着她,爷要守着她最喜欢的庄子,在那里等她回来,哪怕是千年之后爷已成白骨一堆”

    他静静的望向蔚蓝的天空,有些东西没有及时抓住,失去后再想说爱她已太难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卒。

    现代,中国,北京京郊某别墅里,小黑子正狂摇着尾巴猛啃炸鸡腿:“喵,喵,喵!真好吃,没有碍事鬼在真好,喵,爷要当叔叔了,喵,喵,喵,嗷唔!”

    清月却是苦巴巴的歪在沙发上挺着个大肚子,正叉脚搁在茶几上看乱按**。

    “你再说你姐夫是碍事鬼,扣你一个月不准吃炸鸡腿。”

    “啊呸,是谁说啤酒配炸鸡最好吃,苦死了!”刚喝了口啤酒的小黑子抱着垃圾篓子狂吐。

    吐完后四脚撒开躺地上:“我说小月子,没见过人怀孕,一怀就是好几百年啊!”

    清月白了它一眼:“你问老娘,老娘问谁去啊!”

    “小梅子!”

    “她已经晕睡死了!”

    “她为什么带我们回了现代!”

    “她说离这边的路近,省力!”

    清月回了现代后想去找自己的父母,却在那里发现了另一个清月,当时小梅子是怎么跟她说的:“过去已经去世的你是你,清朝出生的你是你,而直接回来的你依然是你,顺着这个时间在正确的时间、地点生下来的你依然是你!”

    “喵,快看!碍事,不,是姐夫!”小黑子突然指着大电视屏兴奋地扑过去。

    清月挺着大肚子一脚踹开它:“让开点,当住我的视线了!”

    小黑子很想吼,它才那么一小坨坨大瞧见清月眼角红了,不敢支声!

    电视里正在报道,在北京以北六十里处的沙泥地下发现了两座完好无擅的清代古墓,而其中一个是空的,里面只有一些风化掉的丝绸衣服,另一个墓穴里却是一位美大叔,至今保存完好,像是睡着了一般,可是就在当晚,这具被众多仪器监控的尸体不翼而飞!

    “喵,姐夫,跑路了!”

    清月与小黑子对视一眼,两道黑影一闪而过,只有电视里的人还在说过不停,茶几上的炸鸡腿还余下大半个!

    全书完

    ps:

    有史以来第一次写小说,一头热的扎进来,在写作过程中遇到过很多困难,因为卡文而写不下去,也因为没有经验而被人谩骂过,因为厌倦而想放弃过,最终,又舍不得这孩子坚持码完本了。

    如果有好心的亲看完后能帮忙投投评价票,筒子在此先说声:谢谢!

    ((一秒记住小说界)

( 僵尸小妾 http://www.xcxs1.com/3/3593/ ) 移动版阅读m.xcxs1.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僵尸小妾》,方便以后阅读僵尸小妾第三两百零二章 大 结 局 (两章并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僵尸小妾第三两百零二章 大 结 局 (两章并一章)并对僵尸小妾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