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小妾

第 二百九十九章 暗 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蛋筒512 本章:第 二百九十九章 暗 招

    玉沉忙从奶嬷嬷手中接过小四阿哥,年若嫣站在一旁说:“快些送到房里的床上,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帮忙。”

    年若嫣急急的命下人们叫太医的叫太医,去烧水的烧水,院子里忙得乱成一团,她还以为自己担心的事已经发生了。

    玉沉帮忙把孩子放到软榻上:“主子,奴婢瞧着怕是小阿哥吃错了东西。”

    年若嫣走过来看看,见孩子面色发青,站在一旁直落泪:“可有什么办法,这可是我的命根子啊,他若是不好了,我也随着去罢了。”

    说完还用帕子捂住脸,一旁伺候的丫鬟婆子又都围上来。

    没多久太医过来看了,年若嫣示意他快些瞧瞧小阿哥,太医把过脉又翻了他的眼皮子,掰开嘴闻了闻,这才对年若嫣说:“侧福晋,小阿哥是中毒了,不知小阿哥中午吃什么了?”

    年若嫣无助、茫然地看看奶嬷嬷,那奶嬷嬷忙道:“厨房说今儿有些羊肉,不知小阿哥怎地知道了,奴婢想着现在天气太热,小阿哥有许久不曾吃过,便叫厨房炖了一点。”

    年若嫣对太医解释:“小阿哥身子一直有些虚,说是吃羊肉温补会好些。”

    太医伸手查看了一下孩子的手心才道:“你们看,小阿哥的手心有褐色之物,再闻却是梅子的味道,这是中毒了,你们去煎些甘草汤给小阿哥服下,服上几天便能完全好了。”

    就这么简单?年若嫣不敢相信的看向太医。

    太医笑道:“小阿哥应该是属误食,羊肉与梅子本是不能一同食用。”

    没多久,已有婆子把温甘草汤奉上,年若嫣亲自坐在一旁,看着婆子把甘草汁喂给小阿哥喝了,这才放下心来。

    瞧孩子的脸色好看许多了,忙吩咐人打赏了太医,待外人都退下。

    年若嫣看着自己的四个大丫鬟与奶嬷嬷:“嬷嬷。我平素是怎么说的。”

    奶嬷嬷十分害怕地缩缩肩膀:“主子吩咐过,一定要不错眼的看好阿哥。”

    年若嫣气闷的剐了她一眼,经这一闹腾,她有些精神不济。对玉沉道:“你一向是个稳妥的,这事交给你来办吧,念在奶嬷嬷一向办事还牢靠的份上,只扣她三个月月例,小阿哥院子里的丫头婆子该罚的罚,该打发出去的打发出去。”

    她挥挥手示意玉沉下去办这事。

    玉沉没想到竟然被太医给瞧出来了,心中暗哼年若嫣的气运还没消。

    再说清月等人来到密室外不远处等着,不时打扫密室的影卫来报:“主子,在那四十九具幼尸的下面发现了这个盒子,里面是两个小人。属下们查过并没有发现有毒。”

    清月眼尖先一步从他手上接过盒子,仔细又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处,这才打开盒子里面正如影卫所言,躺着两个小布偶。一男一女。

    “这是何物?扎小人?”胤禛走过来一看:“不像,上面没有缝衣针。”他拿起其中的一个仔细看了看,古怪的道:“嘿,爷到不知,爷的生辰八字原来如此轻易能打听到。”

    谁泄漏出来的不用想便知:“真没想到啊!”胤禛的话里透出无尽的悲凉,有谁能像德妃一样,为了自己最疼爱的儿子。竟然把自己的另一个儿子推入火坑,把他的八字告诉别人,恨不得他能早些死去,好为她的小十四扫清前面的障碍。

    清月拿起另一个布偶,冷冷地道:“这是年侧福晋的八字,不知爷怎么处理?”

    真是可笑又可叹。兜兜转转一圈原来那些人便在近处,胤禛的命竟然是被人做了手脚续给了年若嫣那个鬼门开时出生的女子。

    “真没想到她竟然是活死人,唉!”难怪她生的小孩都无法养活,自己本身就是不该存在于世间之人。

    胤禛气笑了:“给爷一把火烧了!”语气森冷似从十八层地狱归来。

    清月有些担忧的望向他,胤禛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泛起不正常的红色。有的人怕是求生求死不能了......

    胤禛是个工作狂,同时他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他要亲手结束掉年羹尧,年若嫣。

    清月不知后续,也无心关注后续,她只觉得整个京城处处压抑得人不能呼吸,想叫人不断的逃离此处。

    带着自己的丫鬟,小厮回到了自己的庄子上,胤禛很忙,这一次是真的很忙,京城里关于年若嫣受宠爱的消息不断的传出。

    “主子,听说年侧福晋病倒了!王爷衣不解带的亲手照顾。”

    临霜收到孙小福传来的消息,立即禀报给清月知道。

    她娇嫩如桃花瓣的嘴唇缓缓绽放:“几时的事?他到是个有心的。”年若嫣从此怕是生不如死了,胤禛的亲手照料,她怕是无福享受。

    “还能是哪天呗,就是主子破了那四十九盏灯的那天,听说那天年侧福晋心有所感,结果后来小阿哥出了点事,她还以为是应在小阿哥身上,后来,咱王爷吩咐人把那对布偶烧了后,听说,年侧福晋突然吐血,晕了过去。”

    临霜不禁打了个寒颤:“奴婢以前还听临水姐姐她们说过,年侧福晋在小时候也是个好的,怎么也没想到......”

    清月伸手搭在眉间挡住窗外刺眼的阳光道:“临霜,有些人长大了会变的,变得连身边最亲近的都会认不出来。”

    临霜猜测清月是一时感慨,又想起另一事来:“主子,玉沉姑娘?”

    清月看了她一眼:“此世间再无玉沉!”

    临霜立即明白:“是,主子。”

    这时临露打了帘子进来:“主子,梨花姑娘在外求见。”

    清月挑挑眉峰:“梨花?”反应过来后莞尔一笑:“纯洁无瑕,是个好名字,叫她进来吧!”

    临霜示意身后的小丫头去引了原来的玉沉现在的梨花进内院。

    清月斜靠在窗下的软榻上,望着远处的院门:“你可知玉沉为什么会离开年若嫣?”

    临霜笑道:“哼,还不是因为年侧福晋只顾自己,哪像主子心善,临水当初不肯嫁。主子却是硬起心肠替她挑了个好出处,如今可感谢主子了。”

    窗外的阳光落在树叶上,花丛中,闪烁点点金光:“临霜啊。玉沉也是个可怜的姑娘,她比年若嫣大上两岁,随云落一起陪嫁入王府,陪嫁丫鬟若不被女主子指婚,这一辈子算是完了。”

    临霜虽不喜这两人,心中还是难免会同情:“奴婢猜,年侧福晋当初下狠手害死云落姑娘怕是寒了玉沉的心,当初两人相互扶持到大,这姐妹情才是最真的。”

    清月有些恹恹的靠在软枕上说道:“还有一点,玉沉当年心中最爱的人便是那个白衣胜雪。衣袂飘飘的少年郎,打她一进年府第一眼就迷上了年羹尧,她从豆蔻熬到了豆渣的年纪,当年眉眼如星的少年郎早已老去,那分爱意已在后院中磨得一滴不剩。”

    “原来玉沉喜欢的是年大人。难怪当时是云落做了通房,而不是长相另有一番风情的玉沉。”

    临霜这才明白过来。

    清月看到院门口出现的人影,当年娇艳的花骨朵儿如今已开始衰败,轻轻低喃:“时间真是把杀猪刀啊!临霜,客人来了,扶我起来。”

    临霜忙把她扶起坐好,又吩咐小丫头们摆上果子。端上好茶水,把给客人坐的椅子也摆好了。

    外头传来小丫头说话:“主子,梨花姑娘来了!”

    玉沉没想到自己还一天能踏出那座牢笼似的王府,再一次走出来,她觉得全身都轻松了不少,失去年若嫣的庇护。她以后的生活也许更艰难,但她不后悔。

    “见过侧福晋!”玉沉见清月正端坐于上方忙打千行礼。

    “梨花!”清月拿出纱绢帕子拭去嘴角的茶水:“可后悔?”

    “即是梨花,又何来后悔!”玉沉笑得很开心。

    清月示意临霜去把东西拿来:“你的家人,早已安排回了江南老家,并且按你的要求购得二十亩地赠予你的哥哥了。”

    玉沉笑道:“多谢侧福晋。他可有问起我?”她希望自己的哥哥不要忘了自己。

    “自然,他还托我的人捎来消息,叫你有空回去看看,只是你父母早已不在了。”

    玉沉是五岁入的年府,从那以后鲜少见到自己父母,年夫人不让,年若嫣也不让。

    “早已料到了,只要我哥哥能过得好就行,最起码得已自由身了。”

    临霜捧着个盒子走来:“主子,东西拿来了!”

    清月示意她把盒子给玉沉:“这是你要的东西,身份名碟,是落在王爷手下的一个汉家老爷家中,说是先夫得病亡故,你此去是回娘家,户部有一八品笔帖式男子,家中妻子亡故,如今膝下只有个五岁女儿相伴,这人到是个清白之人,你可还满意?”

    玉沉苦笑不已:“多谢侧福晋,比起那位您显然仁慈多了,若不是暗地里投靠了您,奴婢怕是不会有今日。”

    清月淡淡地回应:“不必客气,这是当初谈妥的条件,从此以后,王府的玉沉已暴病身亡,往后再遇,我可不识得什么梨花姑娘。”

    “玉沉还是要多谢侧福晋。”如果不是她狠下心把年羹尧请人帮年若嫣做法一事告清月,胤禛怕是想破头都想不出来,夺他命数者竟是枕边人。

    “这事对侧福晋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可是对奴婢而言却是比登天还难。”玉沉知道要从年羹尧手中把自己的兄长救出来十分难。

    清月笑道:“我也不过是趁着年大人不在家,直接叫人上门使了点银子,然后半夜摸进你哥哥家弄了一处食物中毒的戏码,也算是收拾干净尾巴,你这一去,我们怕是没有再见之日了,临霜,去捡两套时新头面送予梨花姑娘做添妆。”

    “是,主子,奴婢想起来,有两套金银首饰其中一套便是着梨花样儿打的,这就去翻出来送予梨花姑娘,恭喜姑娘嫁个好人家。”

    不时,临霜便把首饰包了拿出来递给玉沉,清月笑而不语,只是端起小几上的茶盏,玉沉见了忙辞行。

    临霜望着玉沉远处的背影:“唉,真是个苦命的女人。”

    清月笑道:“她怎地苦命了,玉沉,不,是梨花往后的命可好着呢!”

    玉沉是个有心机有手腕的女人,将来娶她的那个男人有福了!

    临霜想起玉沉以前的态度,有些想不明白:“主子,当初玉沉与云落都对您不好,为什么还要给她添妆?”

    清月看了她一眼,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她此去成了爷手下人的女儿,再嫁的也是爷这边的人,所以,添妆是必需有的,再说,你主子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不小心眼会使人去说动玉沉吃里扒外,临霜觉得自家主子就是瞄准了机会,觉得玉沉这块肉炖得差不多了,够得上用处了,这才快速出手。

( 僵尸小妾 http://www.xcxs1.com/3/3593/ ) 移动版阅读m.xcxs1.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僵尸小妾》,方便以后阅读僵尸小妾第 二百九十九章 暗 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僵尸小妾第 二百九十九章 暗 招并对僵尸小妾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