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

第二十八章 被参妙蕊被诱,主动参战【求票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衫影 本章:第二十八章 被参妙蕊被诱,主动参战【求票票】

    刚刚有了睡意的妙蕊听到优璇的那声大叫,就已经知道浩天和优璇又开始盘肠大战了。

    现在妙蕊又听到优璇肆意的大声呻吟,不由得心烦起来,自言自语的嘀咕道:“才不久,怎么就不知道停?优璇也真是的,不知道节制……不过浩天确实很强啊……”

    妙蕊耳中听到楼上传来的刺激声音,身体不由得变得酥软,双手不自觉的放在自己的娇躯上抚摸起来。

    她听到里间交欢的声音,就好像浩天的大正在下面一样,白白饥渴了这么久,刚刚迷迷糊糊,现在又听到这呻吟,她不由得更是情难自禁、意乱情迷,下面流出好多,双手不由自主的在身上抚摸起来。

    优璇大叫道:“啊……夫君,吧……璇儿……璇儿要飞了……”

    浩天狠抽了十来分钟后,优璇就知道自己快要到达爱的,她只觉得身体好像变轻了,内传来的感觉强烈而刺激,让她相当舒服,不大叫不足以宣泄。

    那股快感在优璇体内横冲直撞,狠狠的冲击着她的大脑,她的身体不由得开始颤抖起来,脑袋在枕头上左右摇摆,黑亮的头发如瀑布般铺在床上。

    她的双脚乱踢,身子猛然弓起,然后又跣下,浑身颤抖着,她的双手使劲掐着浩天的背部,为了迎合浩天的冲击,她的也用力向上挺起,并且不停的快速扭动着。

    浩天见到优璇这种状况,知道她马上就要走向爱的极境了,于是用双手大力揉捏着她那小巧而高挺的,得如同风车一样,每一击都是全力,每一击一定插到底,身体的急速碰撞、巨龙的急速让她的花径发出巨大的“噗滋、噗滋”异响,此时花径洞口的都已经变成白色泡抹了。

    “啊……”

    随着优璇一声长长的娇吟,她的身体急速抽搐起来,浑身僵硬,深处凶狠的射出一股,狠狠淋在浩天的龙头上。然后优璇的身体马上瘫软下来,无力的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如丝的媚眼紧紧盯着浩天的巨龙在她体内快速拔出插进,脸上充满成熟的魅力。

    妙蕊听到优璇那声长吟,心神激荡不已,身子一抖,感觉内那股蓄积已久的热流突然喷涌而出,从流了出来,“噢……”

    她不由自主的长吟一声,浑身无力的靠在墙壁上喘息着。

    浩天干脆把优璇的长腿抬起架在浩天的肩膀上,身子半跪,把她的臀部抬得高高的,然后又继续浩天的长征之路,用力的起来。

    这样的姿势可以让优璇的花径张得更开,使得浩天凶猛的巨龙不会对她的造成多大的伤害,紧窄的花径紧紧包围着巨龙,带结浩天巨大的快感,浩天有点沉迷了,动作变得更夸张,狠抽狠插,一味的猛干。

    优璇闭着眼睛享受浩天的又一轮攻击,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不时张开红润的小嘴呻吟着:“啊……夫君……你的好大……干得璇儿好舒服……唔唔唔……”

    在浩天的大肆下,优璇又迎来了一次,浑身无力的颤抖着,任由汩汩的从花径中喷出.可是浩天依然没有任何要射的意思,巨龙还是那么硬挺,浩天把优璇翻了个身,让她四肢跪在床上,浩天扶着巨龙从后面插进她的花径中。

    优璇了好几次,已经被浩天干得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她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轻了许多,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干一样,再也无力跪着,身子一倒,便趴在床上。

    浩天看到优璇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突然清醒过来,意识到她昨晚才被浩天,虽然浩天控制巨龙没有完全变粗大,但是她那紧窄的花径还是被巨龙撑得裂开了一点儿,现在又被浩天如此猛干,强烈的快感已经把她的力气抽干了,哪里还能应付浩天?

    不要说优璇年纪还小,就是妈妙蕊也难以承受浩天狂野的力量啊!浩天连忙从花径中抽出巨龙,噗的一声,带出一大股液,巨龙粗大的身上还能隐约看见一点点的血丝。

    “不能再干下去了。”

    浩天自言自语道,然后伏子轻轻的把优璇抱在怀中,双手在她的背部抚摸着,同时关切的问道:“璇儿,还好吗?”

    可是璇儿已经累得昏死过去了。浩天一阵阵内疚,可是自己还没有尽兴,怎么办?

    轻轻推开门,浩天往外面一看,这不看还好,一看浩天心都快跳出来了……

    母亲妙蕊伸手解开了抹胸的带子,缓缓脱下了抹胸,顿时两个丰满活泼的羞涩地蹦了出来,一双莹白挺拔的半球型终于进入了浩天的视野,只见眼前耀眼的雪白中妙蕊一对丰盈坚挺、温玉般圆润柔软的就若含苞欲绽的花蕾般含羞乍现,娇花蓓蕾般的中心,一对娇小玲珑、晶莹可爱、嫣红无伦的柔嫩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地挺立着,母亲妙蕊那一对娇小可爱的就像一对鲜艳欲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羞答答地期待着狂蜂浪蝶来花戏蕊,脱去胸罩之后,母亲妙蕊的上身已完全裸露,浩天不禁张大了嘴,险些连口水、鼻水都留了下来。

    妙蕊已经恍惚了,只见她双手不停挤捏自己的,那个动作让浩天看得直叫精彩,浩天看着母亲妙蕊双手足足捏了两分钟,看得他双手也痒痒的,恨不得用自己的双手去搓、捏母亲妙蕊的两座玉女峰,母亲妙蕊那两腿之间浓密的幽谷,随着她身体转动而若隐若现;母亲妙蕊的密而乌黑,浩天感觉母亲妙蕊的玉腿健美,丰满,宽而圆极其性感。

    上身已经是的,妙蕊细心的擦弄成熟完美的胸脯,丰满的雪峰在手掌的按摩下说不出的舒服,手指抚过的红樱桃时,她感到了一阵冲动,不由的一个激灵,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一会儿手指在冲击着母亲妙蕊的,浩天感觉母亲妙蕊的姿势特别妩媚、带有强烈的性挑逗,浩天看见母亲妙蕊的双手在剥开自己的肉逢,手指尖擦过娇嫩的大,母亲妙蕊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一种又麻又痒的感觉传遍了全身,真舒服啊,母亲妙蕊的右手于是停留在,缓慢而轻柔的摩擦起来,左手抱在腰部,纤细的腰身前后的摆动。

    妙蕊的双眼悄悄的闭上,一丝红霞映在秀白的脸颊,喉咙也不自觉的发出了轻轻的呻吟……母亲妙蕊似乎陶醉在这一刻的舒适刺激中,右手更是不停的在门口抠捏着,大量的源源不断的从迷人的桃源深处内涌出,发出晶莹的光泽,看得浩天真想直接冲进去,母亲妙蕊全身一阵痉挛,玉口张的大大的象鲤鱼喘气,原来她已经达到了。

    浩天感觉自己像是要了,他走过去慢慢拥起母亲,然后放到里间的大床上,再在外边放置一个隔音禁制。

    “浩天……你……你们结束了?”

    妙蕊睁开眼,就见到自己在儿子的怀抱里,正感到好奇呢。

    “娘,让你等急了?”

    浩天深情地注视着下边那个成熟的妇人,答非所问道。

    妙蕊脸红了,被儿子撞见自己自慰,始终有点不好意思的,于是假装穿好衣服,但是俏脸后的红晕却怎么也散之不去。

    “娘,你叫你的宝贝儿子帮人解毒,你确定我不会被毒死?”

    浩天扭脸,盯着妙蕊,突然问道。

    “扑哧……”

    妙蕊笑得花枝乱颤,想不到浩天还如此逗,“得了便宜还卖乖,小坏蛋!”

    “娘……你说我是坏蛋,我就坏给你看……”

    “天儿……我们这样做,会不会……”

    “不会!”

    浩天知道妙蕊要说什么,果断打断道,他不允许这种思想的产生,他要让自己的母亲,自己的亲生母亲妙蕊完全服从于他,为他奉献一切,包括她可爱的小嘴。“我们是真心相爱啊,而且娘,您还年轻,要和浩天一辈子哦,要乖乖的快快乐乐一辈子!”

    “嗯……我听你的!天儿,没有你,我感觉世界真的一片黑暗,娘离不开你,不管你以后有多少女人,永远不要忘了娘……”

    妙蕊此时此刻,依偎在爱郎的怀抱里面,看来特别的丰润娇媚,皮肤光泽细腻,吹弹欲破,此时她粉面生春,秋波含情,一对酒涡若隐若现,更是风情万千。浩天听着她这番喃喃细语地说出爱的告白,心中感到非常地荡漾,把手慢慢地伸出去,轻轻握住她的玉掌,只是轻轻地:“嗯!……”

    了一声,然后妙蕊便欲迎还拒般地,把头慢慢地俯下来靠在浩天的胸前。

    妙蕊和浩天俩人沉默了好久,似乎谁也不愿打破这份绮旎的宁静,只是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浩天的手抬了起来,轻抚着她的秀发和背后柔嫩的肌肤,妙蕊的眼睛慢慢地合了起来,浩天爱怜地俯视着她的脸,挺直的琼鼻、红润的双颊、朱唇微启着。浩天低下头去,把嘴渐渐地到最后猛然地吻上她涂有紫红色口红的小嘴上,俩个人的呼吸一样地迫促,好久浩天试着将舌尖伸过去,妙蕊用力地吸着,接着她用她的舌尖把浩天的从她嘴里顶了出来,她的丁香小舌也跟着送到浩天的口内,在浩天的口里轻搅着,这种灵肉合一的舌交之后,俩人口对口深深地互相吻着,喘息声一阵比一阵急促。

    “儿子,别急!”

    妙蕊温柔地推开浩天,姿势优雅地解开衣裙和抹胸亵裤,一只玉手象征性地掩着,一只玉手虚掩着玉腿之间的神位,斜躺在床上娇羞妩媚地看着眼睛里面的爱子。

    浩天欣赏着妈妈妙蕊这身雪白泛红的胴体,三围标准,该凸的地方,高高地突出着;该凹的地方,美妙地陷进去,全身肌肤光滑柔嫩,没有半点儿皱纹,整个看起来,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毫无瑕疵地散发出成熟妩媚的风韵,简直是诱人犯罪般的美丽啊!而暧昧禁忌的感觉更加刺激得浩天蠢蠢欲动跃跃欲试起来。

    浩天看得的庞然大物硬得几乎快要要突破他的亵裤了,一面吻着她敏感浑圆的胸部,一面用手在她下面芳草萋萋的口爱抚着,手指头轻轻地勾进她的花瓣里,觉得一阵微微的潮湿。

    浩天将妈妈妙蕊的粉腿拨开,低头伸出舌尖舔吮着她的幽谷,也用舌头去拨弄着红嫩的花瓣,特别对那绿豆大小的珍珠,轻轻地用舌尖一舐,不停地用整个舌头揉舐着、勾吸着。妙蕊胸口起伏的更大更快,一阵急促的喘息声由她呼气吁吁的鼻孔里传出,里也溢出了阵阵的春潮,她的小嘴里恍恍惚惚地哼着:“嗯!……嗯……天儿啊!”

    的浪吟声。她的身体也已进入了痉挛状态,不住地颤动着;腿儿也开始颤抖着,自然而然地分向两旁,半月型的臀部也一次又一次地往上抛动着;浩天心知她在心神迷醉中快接近了,揉着的手加紧摸弄的频率,舌头也在她紧窄的幽谷里一插一拨地着。

    妙蕊的头左右摇晃了起来,她的鼻息越来越重、越来越快,终于在她口里发出一声轻叹中,泄出了她的身子,一股浓浓的半透明浆水冲出了幽谷,浩天抬起头让它尽情地泄着。

    浩天将自己的衣裤三振出局,裸地从背后环抱着妙蕊,令两人的身体贴得紧紧的,嘴脸凑上去,在粉项处摩挲着,还不停地伸出舌头去妙蕊耳根耳珠,呢喃着道:“妙蕊你是我的,只有我才配拥有你,继续你美好的生活”“天儿,给我吧!我们多做做,我真的好想要个孩子啊!”

    妙蕊被浩天口中呼出的热气弄得全身又酸又麻,又觉一根火热的庞然大物紧贴着自己后腰,蠢蠢欲动,情不自禁地反过手去,搂抱浩天。

    浩天见妙蕊已然动了情,欲念更是炽热,一手按住一只,只觉入手凝滑无比,柔软而富有弹性。妙蕊一阵娇喘,侧过脸来,正好和浩天相对。浩天趁机深深吻住她的樱唇,舌头如灵蛇般探进去,在她小嘴内翻滚着,探索着,品尝着。两手自然也没有闲着,揉揉捏捏间,也不时地去撩动那两颗如红宝石般的樱桃。

    妙蕊一阵意乱情迷,只感身子就要融化了一般。浩天在妙蕊身上大耍风流手段,一只手及时地从滑下,掠过平坦的,直奔向那桃源水洞。妙蕊要塞遭到突然袭击,全身蓦地膨紧,两腿夹住了浩天的魔手。浩天此时也不心急,口在尽情地吸吮妙蕊的香舌,一只手则在那一对椒乳上肆意撩拨,另一只手在下面慢慢地揉动。如此上中下三路进攻,妙蕊完全失去了招架之力,就恍如一只惊涛邂浪中小孤舟,身子剧烈地颤抖着,两腿也渐渐地松开了,一股热流突地从深处涌出,顷刻间,已然再次水漫玉门关。

    浩天好不得意,三路大军时而急行挺进,时而匍匐慢行,不失时机地又突然发动一轮攻击,直把妙蕊折腾得死去活来。一阵阵的酥麻令妙蕊几近迷失了方向,拼力的扭动身体,似是逃避,又似是迎合。她是如此热切地渴望眼睛里面的谢天儿马上填充她,占有她。就在此时,浩天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三路大军全数撤退。一种无法忍受的空虚令妙蕊全然放下了矜持,媚声叫道:“天儿天儿我要快点给人家吧!”

    浩天此刻也被妙蕊的媚态引得欲焰高炽,但却担心她一旦神智清楚了,半途而废,他强压着下了床,道:“娘,你也起来吧。”

    妙蕊对浩天此举不明所以,但还是站了起来,一脸迷惑的看着浩天。

    浩天令妙蕊转过身去,双手趴在床边,丰满浑圆的美臀高翘起来,玉腿分张,自己则挺着庞然大物,从后顶着妙蕊口。两手轻轻的拍打妙蕊两片玉臀笑道:“娘,我要从后面弄。”

    说着,腰一挺,龙头功陷妙蕊要塞。

    苦苦耕作着的浩天听得一声呻吟,当即明白妙蕊已经苦尽甘来了,不由得一声欢呼,直起身子,两手按住妙蕊丰臀,把庞然大物缓缓的抽出一大截,又缓缓的推进去,来回了好几遍后,觉得进军路线畅通无阻,便开始肆无忌惮地功城略地。妙蕊终于尝到了甜头,尽量把丰臀翘高,迎合浩天的冲击,只觉得那根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的庞然大物是如此的坚硬,每一下的都几乎令她魂飞魄散,飘飘欲仙。

    浩天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渐渐地就再也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忘情猛烈地撞击起来。肚皮和丰臀接触时发出的“”撞击声,妙蕊的呻吟声令整个船舱房间都充满着无比乱的氛围,浩天更是沉浸在暧昧禁忌的当中。

    在浩天一下快似一下的中,妙蕊只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慰流遍全身,一股一股地从流出,禁不住叫出声来:“啊天儿不成了,人家要死了。”

    妙蕊的求饶声让浩天充满了征服感,哈哈大笑道:“不成了吗?娘,好滋味还在后头呢。”

    妙蕊扭动着,娇喘呻吟着:“天儿,人家真的不成了,求你饶了我吧。”

    幽谷内春水源源不停地涌出,顺着灰色丝袜包裹的丰满浑圆的玉腿,流了一地。

    在妙蕊不断的求饶声中,浩天更加欲火高涨,狂野粗暴,手掌狠狠的在妙蕊丰满翘挺的美臀上打了几下,雪白的上登时现出几道红印,再狠狠的冲刺了几下,便趴在妙蕊身上,顶住她的深处,火山爆发出来,滚烫的岩浆喷里,浓热的岩浆把妙蕊烫的几乎昏了过去。

    “娘,我会爱你一生一世的,不离不弃!”

    浩天搂抱着妙蕊软语温存道。

    当粗壮的庞然大物第二次如同彗星撞地球似的在妙蕊那幽深窄紧的甬道深处来了猛烈一击时,火热硕大的龙头狠狠地顶在了她体内极深处的花芯上,瞬间,难以言状的美感从妙蕊的珍珠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不要……我飞了啊!”

    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妙蕊的体内狂喷,一泄如注。空前的刺激就这样造就了这次突如其来的崩溃。而这意外的效果反而令浩天更加兴奋,趁着佳人蜜道内的不断收缩痉挛之际,他一面含住妙蕊那轻柔的舌尖疯狂地吮吸着香津,一面狂野地将庞然大物如同木鸟啄树般地刺向妙蕊的花芯。

    “啊啊啊……”

    伴随着一阵低沉而却逐渐加快的声音,浩天的身体剧烈抖动起来,越来越快,最后突然一停,死死顶住身穿法官制服套裙丝袜的妙蕊的,就觉得一紧,火山惊天动地地爆发出来,一股滚烫浓绸的岩浆已经喷射般地击打在妙蕊的最深处。

    终于云收雨罢,浩天拥着妙蕊躺在床上,轻怜蜜爱。

    “娘,我以后是叫你蕊蕊呢?还是叫你娘呢?”

    浩天上下其手地抚摸揉搓着妙蕊丰满柔嫩的玉体,坏笑道,“如此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真是人间的极品了!”

    “小坏蛋,娘就是蕊蕊啊?”

    妙蕊喘息吁吁地娇嗔道,“只是,你凭什么让隔壁的优璇对你死心塌地啊!”

    “凭什么?凭我的爱,凭我的情,凭我的心,还有这个最关键最伟大最原始的武器!”

    浩天坏笑着,翻身压住妙蕊,再次庞然大物杀入进去,掀起新的一轮风暴。妙蕊既惊讶于浩天年纪轻轻风流手段竟如此了得,又暗叹自己在这世上活了这么多年,直到今日方才领略到这种男欢女爱的滋味,和帝释天给予的完全不同,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婉转承欢,纵情索取。

( 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 http://www.xcxs1.com/1/1857/ ) 移动版阅读m.xcxs1.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方便以后阅读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第二十八章 被参妙蕊被诱,主动参战【求票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第二十八章 被参妙蕊被诱,主动参战【求票票】并对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