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

第二十一章 姐妹花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衫影 本章:第二十一章 姐妹花开

    韵寒微弱压抑的呻吟之声传进了韶寒的耳朵里,她听得出这是身体极度愉悦时出的撩人呻吟,如果自己也这样出这羞人的呻吟声,知道会有多尴尬,但是自己却有种渴望被爱抚的冲动,他们还在动,韵寒也不知羞,平时淡定风清的,此刻却叫得这样放浪,还有那个大色狼什么就这样让人迷恋。韶寒受不了这暖昧声音的侵扰,她生理上的反应异常强烈……

    不断蠕动的丝被忽然停止了动作,两个一直都在出今人面红耳赤的呻吟的男女忽然停顿了下来,韵寒的却猛然一涨,一股莫名的恐惧袭来,当然伴随的还有无尽的快感。

    “宝贝,我要全部进去了!今天花开几度,肯定有点痛。”

    浩天刚才只是浅水游动,这个时候抱住了韶寒的腰,滑腻的手感异常香艳刺激,他坚信韶寒完全可以容纳自己了,才坚定了他要再次全部进入的决心。

    用力地点点头,韵寒咬着唇,通红的脸上抹过了一丝噬骨的媚色,坚定地道:“弟弟,只要你喜欢,我全都给你。”

    浩天只觉得那东西象是要融化了一般舒爽,抱起韵寒那浑圆雪白的臀肉,捏捏她的,全力前进。

    韵寒尽管一忍再忍,可是男人的粗大却是她娇小的身体无法抵御的,昂长的惨呼在男人停止住了之后变成了呜呜地抽泣的呻吟。

    三江春水,春水章鱼!

    浩天顿时一阵大惊,这韶寒居然是女人名器中的三江春水,通俗的说话就是章鱼壶女人。所谓的章鱼壶就是用来抓章鱼的瓦罐,这种罐子的入口较小,滑滑的很容易进入,而里面则圆圆的十分宽敞。捉鱼的人,会用绳子把几个章鱼壶套起来仍入大海中,让它沉入海底,经过几天后,再把绳子拉起来,这时,壶里就会有很多章鱼。章鱼会把这种章鱼壶认为是适合自己身体的最舒适的是便安安稳稳地溜了进去。当瓦罐如同地震般地被拉起来时,它会慌张地想要逃走,可是进入时觉得恰到好处的窄窄入口,要逃出来时却被卡住了,结果它在挣扎中已被拉出了海面。

    这种比喻很贴切,这章鱼壶型的女性就如同章鱼壶一般,入口很窄而里面则相反的稍微松弛,所以,男人会觉得很舒适。这种入口滑滑的很容易进入,只是到了要抽出来的时候,就会因为入口缩小的刺激而如同被勒紧一般。男人停留在壶中会感到很舒适,在里面可以尽情地膨胀,但是,抽出来时的感觉更强烈。这一点,就是它比其它型好的地方。要真正挥其特殊的机能,应以三浅一深的技巧进行运动,抽时,无论男女都会领略到麻痹般的快感,双方都能享受到极度的愉快。如果只会拼命地往前送,这样,是无法领略到三江春水女性的滋味。它在性方面受喜爱度极高,因而可以说是功能优异的类型,是上品中的上品。这种女性非常罕见,大约百万人当中只能找到一人或许找不到十分稀少。更何况现在还是一对孪生姐妹所拥有,简直就是世上绝无仅有的一对宝贝。

    章鱼壶女人之所以又被称作三江春水女人,三江春水比章鱼壶在名字上要更优雅,好听。另外一方面就是男人开始进入的时候会觉得很舒服,飘飘欲仙,可是,一旦久了之后,里面彷佛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而且生来就在深处,要寻找到这个桃花源,必须花费很大的功夫。虽然刚开始较辛苦些,但是只要有耐性地来回二、三十次,便会如龙卷风猛然袭过,一滩热呼呼的春水应声涌出,男人会感觉如同漂泊在大海上的孤舟,随著汹涌的波涛,上下翻滚,只是不容易找到避风港,而女人也会急躁不安,使气氛显得更紧张。女人一著急,**就更澎湃汹涌,急卷荡漾,就算功力再深的个中好手,一但遇到这种男人,都会很快泄出,一不可收拾。

    为什么之前没有发现?浩天吃惊。难道是自己经验不够没有发现?看来实践出真理啊!

    实在话,这对孪生姐妹真的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女人。浩天感觉自己这辈子是赚到了,如果雷公知道她们是这样的极品,可能就是死也不愿意将她们拱手相让。对男人来说,这种机会简直就是百年一遇该是千年一遇。虽然三江春水女人可以在千万女人中遇上一个,但是像韵寒姐妹这么漂亮的,怎么说也是几千万份之一;而韵寒姐妹又是孪生姐妹,三江春水孪生姐妹花,真的千年难得一遇的女人。

    丝细若蚊呐的呻吟同时从韵寒死死捂住的唇里迸出,细弱不可闻。

    “我爱你!”

    韶寒都痛得脸色煞白,可是却带着一丝羞涩和满足,感觉到那**地猛然一顶,撕裂一般的痛苦让她一阵眩晕。幸福的眼泪流了下来。她叫了,叫得很幸福,尽管很疼,她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完全属于自己的男人了,她是他的宝贝心肝儿,他的动作很轻柔,嘴唇温柔地舔拭着自己的泪珠。还有什么能让自己感受到被爱包容地感觉,人生就这一次,才会让一个女孩变成一个女人。

    浩天幸好拥有强的能力,这不但是个中好手,简直就是一个人,要不然自己绝对坚持不到三分钟就会被韵寒再次击垮。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韵寒这会儿应该适应了吧。浩天能感觉到女人那地方在轻微的收缩。

    韶寒在试探。温润刺激,奇妙的快感感觉似在催促着他,浩天有点控制不住地想大肆放纵。

    “宝贝儿……还痛吗?”

    浩天亲吻着韵寒粉嫩地耳垂,他知道这种敏感挑逗。不但能转移女人紧张怕痛地心灵,还能带给女人小小的刺激。韵寒那水腻腻的紧凑着抽搐,让他按奈不住了。

    “姐姐好难受!”

    小仙女一样动人的韵寒面色绯红,好似春情荡漾一般地咬着唇,悄悄地地腰。能感觉到她在引诱自己,浩天知道这小仙女尝到了甜头。看着她那娇媚羞涩却欲拒还迎的小样子,再也受不住这诱惑,渐渐地加快了度,力道也愈加快。

    韵寒的琼鼻里出腻人的声音,身体内有点说不出来的异样。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粗野,让她爽上了天,雪白的大腿一勾,媚眼如丝,散着浓郁地欲念抱住了爱人,带着颤抖地语气哀求道:是难受,人家还要……”

    果然是**好强的三江春水女人,一点没有不适应的感觉。

    浩天怎么受得了她这样直接的勾引,差点崩溃,好不容易压抑住那喷薄地感觉。这一切,他已经不想停止,舔舔女人细汗密布的粉嫩手捞起了她的肩膀,猛然一冲,韵寒幸福地两眼猛然一翻白,呻吟变成了哀号,娇躯扭动乱颤,她哪受得了这猛烈的冲击,她已刚从少女变为女人,落花初潮又怎堪这样猛烈。可是身为女人,她要迎合他,她身体上的配合极其的搭调,这小仙女无师自通,每一次的迎合都很到位,**肆意,她白皙粉嫩的胳膊环住了他的脖子,她修长美丽的大腿缠住了他地腰身,疯狂的冲撞带给她无比的愉悦刺激,她需要得到女人最大幸福,她的身体乱颤,语滔滔,雪白娇嫩的身体在男人疯狂地蹂躏下一次次地达到顶峰。……喘息,呻吟,床剧烈的晃动,黑暗中欲海狂涛,这对男女在最后的疯狂中同时攀上颠峰,歇嘶底里的狂热,喷……

    这边在疯狂,而完全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韶寒在苦苦煎熬。

    她是过来人,韵寒的痛她也能感受得到,可是感觉得最多的却是姐姐那沉溺在幸福之中,那一声充满了痛苦与快乐的幸福嘶叫,也触了她的心灵,如果不是自己使劲地捂住了嘴巴,**了双腿,恐怕会让这个混球听到两个亢奋的呻吟吧!坏死了,姐姐爽了,我怎么办?

    挛生姐妹花,一炮两呻吟。

    浩天现在还不知道,他这一炮两响,把这两朵娇嫩鲜艳的姐妹花都给征服了。

    春色弥漫,暴雨骤停,只有那声声满足的呻吟和粗重的鼻音交织成一副旖旎香艳的画卷,浩天的手轻轻地抚摩着韶寒细腻润滑的身体……

    韵寒睁开水汪汪,雾气朦胧的眼睛痴迷地看着他,初承**过后,那娇嫩粉红的身体上香汗淋漓,幸福的她沉溺在爱人细心呵护中,撒娇地嘟起小嘴,接受了浩天暴风雨一般袭来的狂吻。

    “我要!”

    感觉到浩天想要撒退,韵寒焦急地双腿一勾,雪白修长的美腿死死地夹住了男人的腰,她柔软的身体顶住浩天地。媚眼如丝地娇声道:“弟弟,姐姐还饿!”

    浩天一阵哆嗦,激动地抱住她亲了起来,两人舌头纠缠在一起,湿腻地热吻起来。

    “这死丫头,想害死我吗?饿了就回去吃面,别让这色狼再吃了!呜呜。坏姐姐,你还把不把我这妹妹放在眼里,坏死了,坏死了,居然吃独食!”

    韵寒又感觉到了那种铺天盖地而来的刺激。让她全身都陷入了在了**蔓延却无法遏止那渴望的状态里,身边就是一对忘情投入在欲海洋里的男女,他们在放肆地享受对方的身体。他们在疯狂地享受这最美的运动,而自已却只能用手……

    韶寒哭了,嘴巴里咬着一根手把,颤抖地伸出手摸向了自己丰满的觉胸部,,涨得好难受。

    浩天的嘴很能咬的,韵寒不顾羞耻,自己使劲地捏起了涨硬地。

    一阵**的感觉,韵寒羞红着脸,不敢出那羞人的呻吟,真的很舒服呢,可是为什么自己地手那么没力气,还是涨,呜呜……用牙齿咬一定很爽……这时候,韶涵突然羡慕起自己的姐姐来。

    韶寒的手渐渐地解开了衣扣伸了进去,很轻很轻地**自己的胸部,她秀挺的胸部娇嫩肥美,绵软如面似的,这是自己神圣的领地。可是无论怎么弄,就是没有姐姐那种畅快淋漓。

    姐妹花最容易同时爱上一个男人,两女伺一夫是很常见的事,韶寒想着想着,她又想了……

    韶寒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另一边浩天的呼吸也越来越粗重。笨蛋韵寒,你今天才破身,怎么就欲求不满,明天真的有那么爽吗?韶寒手指已经伸进了下面的小亵裤里……

    咬了咬薄唇,韶寒眼睛紧闭,颤抖地蜷缩着身体偷偷地转过身,悄悄地睁开眼,忽地一下,满脸通红,沉溺在欲海情洋中的浩天和姐姐**裸地抱在一起疯狂蠕动,姐姐雪白的身体上香汗淋漓,美目凄迷,小嘴不断地出阵阵让人火热的呻吟,而浩天那结实强壮的身体上同样是大汗淋漓,肌肉横涨的**在卖力地推动,一下又一下狠狠地冲击着,带着丝丝抽水一般令人面红耳赤的皮肉拍击声……

    浩天真的好强壮,不知道为什么,韶寒不由自主地想到被他这样压在身下,自己和姐姐一样不堪入目的呻吟娇喘,索欲无度。渐渐地,她被这样精彩香艳的场面给吸引了,她咬着唇,潮红满面,呼吸急促,身体里的反应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让她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在折磨着她,眼睛里只有那雪白娇躯蠕动的身影,还有那健壮强硕的身体上那粒粒汗滴,浩天真的很努力地在做,很投入,姐姐一定美上了天。

    呜……弟弟……姐姐不行…天了!”

    随着韵寒歇斯底里地一句呻吟,韶寒的身体也是一紧,一股无法抑制的欲念猛然喷,瞬间喷涌而出的将她的渗湿。无力地呻吟一声,压抑不住这样的快感,韶寒竟然也呼唤了一声。

    浩天耳朵一动,转过脸对着面如红潮的韶寒一笑,捉狎地伸出手在己经浪晕过去的韶寒身上一摸,捏住她那粉嫩的轻**起来。浩天看着一旁娇喘不已的这个挛生姐姐韶寒下意识地摸住了自己的胸部轻轻呻吟,他不由眉头一挑,一股欲念浮上了心头。韶寒怎么也动情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姐妹同心,想到这里,依然坚挺的在韶寒那湿漉漉的来回了几下,立刻就看见韶寒死闭着眼,紧咬住唇了双腿,不安地扭动起来。

    “哈哈~~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这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孪生姐妹的心灵感应?”

    浩天舔舔残留着女人粉香的嘴唇,慢慢地脱离了韵寒的身体,悄悄地爬过一步,静静地长得一模一样美姐儿,长长眼睫毛,紧闭的双眼,还有那比韶寒更加成熟性感的火辣身材,还未褪去的欲念又一次袭来。

    浩天下意识地伸出手,抚摩着她的脸蛋,火烫、散着灼热的娇嫩脸蛋猛然一抽,韶寒睁开了眼,两人脸贴着脸,彼此都能感受对方那急促的呼吸和身体热度,女人身体的幽香,男人身上强烈的气息,都在这瞬间传递给了对方。

    “你怎么了?”

    浩天温柔地问道,手指在韶寒粉嫩滑腻的脸蛋上滑动。

    韶寒心神一颤,赶紧闭上了眼,天哪,尴尬与羞意令她有了无地自容的感觉,她此刻不敢乱动,怦怦心跳的声音就连她自己都听得很清楚,好羞,羞得她快要窒息,鼻息间嗅到他男子的气息身体上感觉到那刺激的接触,她只觉浑身无力,她的小手下意识的推拒他的胸膛,她想挣扎,只是她的力量实在太小,根本无法震撼到他。

    “居然让他看到了自己自慰的一幕!”

    韶寒心里羞死了。

    浩天看着眼前的少女,心里一阵阵的笑,感觉上天对自己实在是太眷恋了。

( 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 http://www.xcxs1.com/1/1857/ ) 移动版阅读m.xcxs1.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方便以后阅读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第二十一章 姐妹花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第二十一章 姐妹花开并对猎艳江湖之征战天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