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少年猎艳录

第209章 世家第一美女端木雪(十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地23 本章:第209章 世家第一美女端木雪(十三)

    昊天在上抚摸了一阵,只摸到黏糊糊的。沾满蜜汁的手指轻轻擦过了会,继续向端木雪般的摸去。昊天先在它的周围绕圈子,然后将湿漉漉的手指抹在茶褐色洞口上,那里立刻如海参一样收缩。

    意想不到的地方受到攻击,端木雪只感到污秽与恐慌,无助的菊蕾哪里能抵抗入侵者。

    昊天的手一直触摸这浑圆及有量感的,两手如画圆般来回的抚摸着莹白如玉、浑圆挺翘的迷人丰臀,端木雪疲倦的腰部静静的开始扭曲起来,同时靠近昊天的脸部时,感觉到男人的呼气,不知不觉的想要将腰部移开。但昊天将端木雪丰满且极为均称的两个深深的分开来,灵巧的十根手指深深吸起柔软的肉,端木雪就这么在陌生的男人面前,将女人最害羞的部位暴露出来,疼痛及羞耻使得她那美丽的容貌扭曲,喘不过气来的摆动着腰部,却无法摆脱安儿的侵袭,只能强忍着满腔的羞愤,认命的接受昊天的肆虐,男人的手在股沟上不住的游走,臀部被十根手指给完全的扩张开来,的确是连短毛都一根一根的给看到了。

    昊天用两手去抚摸端木雪的臀部,如同剥开一个大蛋般的感觉,然而端木雪也在甜美的叹息声中,静静的开始扭腰,可以说是隐藏女人所有羞耻的臀部的谷间被暴露出来,并且露出了,比起秘来更是令人觉得害羞,端木雪即使是闭上眼睛,也知道昊天一直盯着那儿看,手上更毫不松懈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恣意轻薄,被手指逗弄得欲念横生,端木雪忍不住的尖叫,语调中带着无尽的满足感。

    昊天用手扶着,抵住端木雪的,火热热的紧紧压在股沟端木雪脑中一片空白,双手死命的抓着床单,分明就要到达顶点,受到很细心按摩的,已经是湿透了,不停的将那浑圆白嫩的往后摇摆顶动,半开着一双迷离的美目,白晰的身体如同蛇一般的扭动着,并且从口中发出了呻吟声,那种令人着急还有害羞的心情,使整个身体恼人般的扭曲起来之间,熨烫得端木雪一阵酥酸麻痒,昊天开始缓缓的摇动腰部,慢慢的一寸寸挤入菊洞之内,端木雪叫道:“啊!……那儿是不行……快住手……”

    端木雪摆动的和相磨擦,昊天马上稍退少许,然后再继续深入,的顶端嘎吱嘎吱的将端木雪地给割开来。

    好一番功夫才将整根完全塞到菊洞之内,端木雪长长的头发胡乱左右甩动,同时雨粒的泪珠飞散在脸上,全身充满了汗水,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使她呻昑起来,由于端木雪的抵抗挣扎,使的肌肉不停的收缩夹紧,反而令昊天更加舒爽,不自觉的加快了的速度,昊天只觉被一层层温暖紧实的给紧紧的缠绕住,尤其是洞口那种紧箍的程度有如要将给夹断似的,更叫昊天舒爽得浑身毛孔全开。

    端木雪一边哭泣一边叫着并且摆动着臀部,昊天拨开她的如云秀发,在柔美的粉颈及丝绸般的玉背上轻吻慢舐,两手在蓓蕾不住的搓捻,渐渐的进出开始顺畅了起来,但却丝毫不减那股紧窄的美感,再加上菊洞内的温度要比还要高,更令昊天感到兴奋,两手压住端木雪甩动的臀部。

    昊天将腰部扭的近些,紧抓住端木雪的粉臀急抽猛送,有如毒蛇出洞般猛攻,热腾腾的陷入中,被扩张到了极限,那上面原本很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在一阵阵酥麻痕痒的摧逼下,只觉阵阵绝妙快感有如浪涛般汹涌而来,端木雪何尝经历过这种阵仗,顿时心中一阵慌乱,却又无力反抗,内心感到悲愤莫名,两串晶莹的泪珠急涌而出,平日的英姿早已荡然无存,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着实叫人怜惜不已。

    端木雪又是痛楚、又是快活,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好似要把她冲刷到另一个世界中,只听到声声无意识的呻吟从她口中发出。

    一切耻辱、怨恨、痛苦与歉疚麻痹从她脑海中离去。端木雪只是任由自己少女绝妙的、含苞待放的身体直接随着昊天的动作反应。

    昊天这时也发出了呻吟声,上明显可见隆起的静脉,简直是整个被拧住了,和小比起来,那是最强烈的收缩,端木雪虽然全力抵抗从内心深处不断袭来的阵阵快感,但同时在深处传来有如虫爬蚁行的感,只有在昊天的抽动时才能止住那股叫人难耐的感觉,从那不停抖颤的娇躯以及越来越急促的娇喘看来,就知道她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昊天将停在端木雪的底部时,暗运内劲让整根不住的抖动,将前端紧紧抵住深处不停的厮磨着,叫人难耐的酥麻酸痒终于将她插得浑身急抖,浪声不绝,昊天再提起猛然一插,不过并没有完全到底部,留有一公分的活动空间,一口含住端木雪那小香坠般的耳垂不停的吸舔,偶尔还将舌头伸入耳洞内轻轻的吹气,吹得她全身汗毛直竖,不禁起了一阵抖颤,口中哼哈直喘,安儿就这样开始一阵急抽缓送。

    只端木雪随着昊天的,柳腰粉臀不停的筛动迎合,发出阵阵的撞击声,她的眉间轻皱目光迷离,发烫的脸庞不断地左右摇摆,昊天用右手摩搓一个柔软的,将左手手指端木雪的之内不停的抠挖,不消片刻端木雪发觉从的菊洞之内传来阵阵快感,再加上手指在内不住的抠弄,粉颈玉背上还不时传来昊天轻柔绵密的舐吻,由喉际发出一连串介于悲鸣及喜悦的呻吟声,她几乎被这个男人完全牵制掌握住了。

    这次端木雪却没多么想要抗拒了。

    只见昊天却又停了下来,只剩一只手指在端木雪内轻轻蠕动。

    端木雪自然又是失望,又是难受。

    昊天也真好耐性,如此反覆的蠕动,只等端木雪即将来临时冷笑抽出。

    对适才得到二次的端木雪来说,食髓知味之后这种反覆的、欲求无法发泄的难受,又是另一种的酷刑。

    端木雪在床上功夫方面是无法与昊天匹敌,更何况战场是自己刚失的玉体?最后端木雪再也抵受不住,流着蜜汁的不断扭动,一双明眸带着泪眼望着昊天,羞耻中却带着明显的求恳之意。

    昊天大笑,道:“娘子,总算你也熬不住了吗?要相公插插也可以,你要我插!那你眼睛就眨上三眨。不屑我插,那就摇摇头。”

    端木雪一怔。在昊天给予自己身子的强烈刺激下,虽然不得发泄委实难熬,只要能获得满足,现在的她几乎什么都愿意作。

    端木雪花瓣难受万分,脑中盼望与昊天再次交战,这眼睛说什么也眨不下去。

    但说要摇头,却又舍不得。

    这一迟疑,已使昊天十分满足,更兼他自己也将忍受不住,端木雪最后既已默许,他当然要再在她的香体上胡作非为了,昊天长笑一声,道:“不摇头就是不反对,那就是肯让相公我决定,相公我只有恭敬不如从命啦。”

    娇喘连连的气息,不停地由端木雪口中发出,她第一次尝到这种快感,的感觉使她好似在生死线上彷徨不定,抬头叫道:“啊……不行了……啊……好舒服……好爽……”

    终于忍受不住那股绝顶,只见端木雪突然一顿,全身肌肉绷得死紧,刹时一阵天旋地转,全身不住的抽搐抖颤,死命的夹缠着。

    昊天只觉端木雪的一阵强力的收缩旋转,夹得昊天万分舒适,她的头向后用力一仰的同时,口里大喊一声“哦!”

    伴随她的喘息,男人的直射入肠道,端木雪虽然是声嘶力吼,不过也的确有甜美感觉,肠内灌入了昊天的,当被慢慢的抽出时,也从菊蕾处流出来,她不断发出呻吟,整个人瘫在地上不停的娇喘着,双颊浮起一层妖艳的红云,娇躯仍不住的微微颤动,再也无法动弹分毫,全身呈现一副虚脱感。

    昊天眼见端木雪在强烈的下脱力,更是兴奋,再次涨大,在浑身无力却另有一番妩媚动人的端木雪身后,昊天一只手继续蹂躏她的,一只手轮流照顾两只软玉温香的,用力握紧前后揉搓,一张嘴在背后舔她香背渗出的汗水,更是不停的继续。

    端木雪刚过,极端敏感,难受万分,只是无意识的呻吟。

    昊天又随意了一阵,见端木雪神智渐复,笑道:“娘子,插后面果然快活吧!你的声真好听,嘻嘻。”

    羞耻的端木雪不能言语,只是低头别过脸去。

    昊天这时却也发出了呻吟。他只了没几下,只觉全身血液好似集中在他那话儿般,端木雪肠内的紧紧的箍住了他,体内好像有着不知名的力量驱策着他要更快些、更快些。

    再十余下之后,昊天逐渐大胆起来,运起内力,腰部速度开始加快。

    端木雪登时脑里如遭雷轰,若受电击。“……啊啊……”

    她终于熬不住,疯狂绝望的呼号,身子死命的扭动。一队香乳象兔子般尽情跳动。

    “疼啊!停呀!饶了我吧!你到底要怎地?我什么都依你什么都依你呀!”

    无法言语的端木雪在心里大叫求饶。

    可惜昊天就算能听见,怕也只是更加得意的冷笑而已。

    昊天在抽出时,突然注意到自己上沾有少量鲜血,想是菊蕾内部娇嫩的皮肉早已被他磨破,只是他快活之余并未发现。他彷佛得到一种刚才夺去端木雪之身使她在自己身下再次落红的胜利感。

    心里一阵兴奋,突然机伶伶的一个冷战,翻起白眼,野兽般的吼叫一声,全身发生痉挛。

    端木雪只感觉身体里的巨物陡然快速膨胀,然后喷出一股股的热流。

    昊天一次又一次的喷端木雪的肠内,然后无力的将上身覆盖在她的背上。

    昊天慢慢的从端木雪早已不听使唤的身体内抽出时,几滴鲜血也随着白浊的从她的口处流出,将她身下床单染得湿湿的一滩。

    床事完毕后昊天把端木雪抱进了澡盆,两人又一起一边戏水一边洗鸳鸯浴。

    昊天已经领略过端木雪那细滑的香肌雪肤所特有的美妙手感,并领略过她那美妙的的滋味,但是由于这个国色天香、美若天仙的绝色佳人那罕有罕见的仙肌玉骨和稀世难遇的娇软细滑、柔嫩无比的质感,令他每一次看见都要猛吞口水,便何况这样一个我见犹怜的绝色美人早已被他征服,现在是任他羞花折蕊、大快朵颐再也无法拒绝。

    这样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雕玉琢般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端木雪般的玉体一丝不挂、裸地婷婷玉立在浴室中,顿时室内春光无限,肉香四溢。

    浴盆呈长方形,大而宽敞,足能使两个人同时洗澡,四壁的下部镶嵌着紫铜镜,光彩照人,盆池边沿,像牙雕刻的各种花卉,形态逼真,栩栩如生。

    热气升腾,烟雾弥漫,昊天与端木雪平躺在浴盆,热水浸泡着身体,滋润着身心,同时刺激着男性的与女性的花瓣,两股暖流同时在昊天与端木雪心中升腾。

    昊天色迷迷地盯着端木雪,眼前的美女实在是个极品,每一寸肌肤都令人喷火,尤其是那对精致可爱的香乳,是如此的丰满、细腻、坚挺、富有弹性。是多么的鲜嫩、羞涩,两个紧紧地挨在一起,犹如两座神圣不可侵犯的美女的很深,很适合打奶炮。

    如果把埋入其中那有多么美妙的感觉。

    昊天一边为端木雪涂抹着浴液,一边仔细地端详着眼前这如同出水白莲般绝美无伦的少女胴体。

    这仿如圣洁高贵的美丽天使般的娇软身躯,在水露滋润下越发的显得婀娜、妩媚。

    本已玉润光洁的细腻肌肤在丰富的泡沫中更加的滑溜柔软,尤其是那一双洁白无瑕、青春诱人的挺拔,在昊天不断的轻揉下格外地温婉腻滑。

    这真是上帝完美的杰作,端木雪那高挑匀称、纤秀柔美的苗条胴体上,玲珑浮凸,该瘦的地方瘦,该凸的地方凸。

    娇软丰盈、坚挺怒耸的椒乳,平滑洁白的柔软,纤细的蛮腰,微隆浑圆的粉臀,修长纤美的雪白玉腿,每一处都美不胜收,美到极至。

    配上那冰雕玉琢、晶莹玉润、娇滑细软的香肌雪肤,再加上那羞花闭月、沉鱼落雁般天姿国色、清丽妩媚的绝色娇靥和那有如诗韵般清纯、梦幻般神秘的温柔婉约的气质。

    使上帝加之于身的每一个部位都令人嫉妒,确实是一个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绝色美人儿。

    昊天的手掌越过端木雪平滑纤柔的,直趋细白微隆的柔软。那雪白得几乎透明的下,修长的玉腿的地方,只见茵茵柔丝,一痕微露,如桃园粉径,春色尽掩。昊天的手指略带粗暴地闯入了这幽谷秘境,无所顾忌地在娇嫩敏感的玉径间按压了一下,端木雪秀美圣洁的胴体同时蓦地轻颤起来。昊天乎很满意于猎物的反应,浅尝即止,手指迅即又挪往其他的部位。昊天或缓或疾地揉捏起端木雪莹泽迷人的完美玉笋,软滑的双峰在他的指间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原本洁白得如同雪域冰原般的肌肤慢慢覆上了一层娇艳的粉妆。

    端木雪左右转动着身体,却始终无法摆脱昊天魔掌的肆虐,娇软如绵的玉体因为性感带的刺激而一次次的颤律抖动。

    握着丰盈的玉笋揉弄了一会儿,昊天突然用手指夹住了端木雪柔嫩的轻轻一弹,端木雪只觉得全身一颤,不由得“嗯……”

    的长哼了一声,雪白光洁的俏脸痛苦的扭向一旁,被分开的修长玉腿也紧张的夹到了一起。

    昊天看得过瘾,如法炮制又向着雪峰之巅弹夹了一次,这次用力更大,端木雪的身体如同触电般猛的一紧,纤细的脖子高高的仰起,双腿也用力的绞动起来。

    昊天突然放开了洁白美丽的双乳,顺手捉住了端木雪的双腿再一次分开,这一来端木雪的密处在水中又从双腿的掩护下被完全暴露出来。

    端木雪激烈地扭动挣扎起来,昊天埋下头深入到端木雪的身前近距离的观赏起端木雪的粉嫩诱人的会来:平滑柔软的下方,雪白的胴体勾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成为了美妙浑圆的;在茵茵细软的绒毛之间,柔美的曲线在此陡然下落,和一双修长柔美、玉洁光滑的大腿共同形成了一片粉红色鲜嫩异常的三角洲;一条紧闭娇嫩的粉红细缝就羞答答的深藏于这春光明媚的三角洲之内。

    清晰地观赏着端木雪神秘花园的入口,高耸的大棒子“腾”的几乎直扑过去。

    他将端木雪的用力力往两侧拉开。娇艳欲滴的神秘花园于是被凸显出来,连原本紧闭的玉缝也微微分开,让人产生欲窥无边春色的遐想。一双玉腿的极度张开,原本就已白皙菲薄的细嫩肌肤几乎呈现半透明状,就连几根淡青色细小的静脉都清楚地显现出来。

    昊天将头一直凑到了何端木雪的两腿之间,用带着鬍子渣儿的面颊摩擦着大腿内侧光洁玉润、吹弹得破的肌肤,体会那一分凝脂般的温软和腻滑。他的嘴沿着一双玉腿间柔滑的曲线来回逡巡,最终停在了大腿尽头诱人的峡谷前。

    昊天爱怜地望着娇贵细嫩的神秘花园,俯去轻轻的舔吻起来……

    端木雪清晰地感觉到昊天那灼热搏动的已经慢慢分开了自己柔嫩的,抵住了细小紧闭的小口,将巨大滚烫的向着她娇滑的中心直戳进去,硕大无朋的划开了端木雪丰美柔嫩的玉门,在持续不断的压力下渐渐地将嫣红粉嫩的小口扩大,强行闯入了她鲜嫩而矜贵的禁区。

    坚挺的肉柱一感受到端木雪暖煦的体温,立即高度亢奋起来,通红的棒身好像突然又涨大了一圈,毫不留情地向着玄妙神秘的玉体深处直挺而入……昊天在水中加快了抽动的频率,更起劲更卖力地拔送起来,的力度越来越大,到达端木雪体内的位置也越来越深。

    一直紧绷着的晶莹玉体在连续不断的攻击下慢慢松弛,的深入再没有阻力,顺利地直滑到玉径尽头,震荡着娇小的。

    当粗大的完全的时候,小也充份地扩张开来,那种充实涨满的滋味竟然令端木雪无比舒服。

    的很快到达了,两人的身体起伏越来越大,他用双手将端木雪晶莹剔透的光洁身子向后一拖,自己的往前一送,赤红的大就狠狠的敲开了紧闭的宫颈开口,稳稳的嵌入细嫩的花蕊中心。

    这个国色天香般美如天仙的绝色佳人,饥渴万分地对他的奸忘情地热烈反应着,每当他巨大的狠狠插进她紧窄的娇小内时,端木雪总是又羞赧万般又火热无比地挺起洁白柔软的平滑,迎接他的奸,迎接“它”的进入,而且雪嫩娇滑、修长优美的玉腿还羞羞答答地尽量分开,以便“它”能进入得更深,昊天只觉得一阵的兴奋,一股浓稠的就迅猛地喷洒而出,然后在刹那间遍涂了玉人的每一处……

    当昊天射完抽出时,她又不安地、娇羞怯怯地紧夹玉腿,将他紧紧夹住,似在恳求“它”别离她而去,请求“它”重新进入,快快“直捣黄龙”

    “娘子,我已将你的伊甸园侍侯得舒舒服服,该你为我服务了。”

    端木雪香唇轻分,檀口微张,娇羞怯怯、羞羞答答地轻轻含住那个大,又一阵忸怩之后,她终于丁香暗吐,娇滑玉舌羞怯怯地舔起那柔软的“小肉虫”

    来。只见她羞红的桃腮,微掩美眸,嘟起鲜红诱人的可爱小嘴含着男人的。

    昊天又拉起她另一只手,带到自己那下面的上,让端木雪可爱的雪白小手托住“它”美眸含羞轻掩的端木雪只觉得小手托住的“东西”又大、又圆,滑动异常灵活,里面像有两个小圆球。

    这时,端木雪只觉口中的那“小家伙”一昂,她骇了一跳,正想脱口而去,却又被他的大手紧紧按住,她只好继续轻卷、柔舔着那不可思议的男人。

    “娘子,我已得到了你花房、的初次,也得到了你的初次,想必你不会吝啬把的初次也送给我吧,那样我才真正得到你的全部之身啊。”

    完端木雪的伊甸园后昊天的还是如此强烈。

    端木雪只是低头默默沉默着也没有强烈反对,体内女性荷尔蒙在急剧。

    昊天大喜,把端木雪放平在水中。

    昊天俯下脸匍伏在那深深的间,入鼻处是一种浓烈的乳香,夹杂着端木雪与生俱来的体香。他的嘴唇不住的嗫吮着她细腻光洁的肌肤,吻着她尖挺高耸的。

    握住端木雪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她那合乎黄金比例的雪峰充满匀称的美感,淡粉红色的无比娇媚,微微挺立的草莓非常诱人,平坦的上襄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一看得昊天血脉贲张,他把舌头伸到端木雪柔软的耳垂下,用舌头从耳垂舔到颈,然后到脸上慢慢的舔过去,双手握住了她的,手掌回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双峰,揉捏着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一对椒乳,昊天觉得触手温软,有说不出的舒服,左手更进一步去攀上端木雪蓓蕾,轻轻揉捏,美丽的粉红色虽还未被触及,却已圆鼓鼓地隆起,昊天嘴巴一口含住她,低头吸吮,兹兹作响,还不时以牙齿轻咬,以舌头轻舔蓓蕾。

    “相公,温柔点,别弄痛我的。”

    在端木雪那挺拔、饱满、纯洁的雪峰之巅,一对鲜嫩细巧的嫣红两点犹如傲雪的红梅,在清冽的风中挺立。

    昊天神魂颠倒的注视着这一双完美无瑕的性感尤物,用双手握住端木雪的娇脸,将那轻轻地顶在她的鼻孔上,在佳人的鼻孔时重时轻地撞击,端木雪羞涩地闭上眼,高高挺起,她感觉到在一路下滑,脖子、,很快上的蓓蕾传来坚挺压迫的感觉,她的脑海浮现出蹂躏蓓蕾的情景,昊天将她的红樱桃顶在沟部,他能感受到端木雪蓓蕾的感觉,龟棂在她樱桃上来回摩擦,美丽的红樱桃被镇压后又倔强地弹起,令昊天产生强烈的征服,他用快速来回抽打她的蓓蕾,端木雪被刺激得娇声迭起,她的蓓蕾是敏感的。

    昊天停止了抽打,将顶在她的上用力下压,端木雪更高地挺起了她的雪峰,迎合着他的挤压,昊天放弃了对她红樱桃的征服,他将放在她深深的里,端木雪悟性很高,乖巧地用双手压住自己的,她能明显感受到昊天的火热。

    昊天试探性地抽动了几下,她的很滑,挤压感很强,“唔……呵……”

    昊天只觉得快爽死了,那是和精神上的双重剌激:她,是贞洁的女神、是刚烈的侠女、是尊贵的公主、她在为自己奶交,还做得那么甘心情愿、柔顺温婉……这一切一切,叫昊天怎能不剌激莫名、爽快欲死?昊天满意地看着从她的乳隙前端探出头来,开始有慢而快地,只感到在一团软肉里颤擦,其爽无比,被夹得热麻麻的,他越来越快,端木雪闭上双眼呻吟着,乳隙越来越紧,很快昊天大叫一声,浊白的急射而出端木雪的香峰、、脖子和脸上。

    昊天还没尽兴,“娘子,用你的玉嘴为我服务一次吧。”

    端木雪张开樱桃小嘴将昊天吞进嘴里,顿时一股从未闻过的腥臊气味直冲佳人脑袋,端木雪一笑,粗大的一下子捅到她的喉咙。

    端木雪心里只觉得说不出的自豪和欢喜,她扶起那东西、伸出了香舌,在那硕大的头部上舔咂了起来……

    “唔……呵……”

    昊天只觉得快爽死了,那是和精神上的双重剌激,舔着舔着,端木雪也莫名地兴奋起来,她只觉得胸口热、好热,好痒、好痒;她忍不住了,一手抓住了昊天的左手,放到了那最麻痒的地方……

    昊天手对佳人的展开拨、捻、捏、提、按、挤等诸多手法,更拨弄顶那颗浑圆挺立的蚌珠,她合不上大腿,宝蛤口却源源不绝地流出滑腻的蜜液,玉腿早已潮湿一片。

    端木雪吐出,接着玉手逐寸挤压,昊天忍受着棒身的强烈感觉,马口却坦白地吐出滴滴液,端木雪伸出舌尖,尽数接了过去,的液拉出长长的细丝。她慢慢俯身将尽数吞入口中。温暖湿润包裹了肿胀的,端木雪将肉丸握在手中,轻轻挤压,昊天感觉剧烈的快感冲击着全身,摇摇欲坠,似乎很快就会开始爆发。

    不安分地跳动,端木雪却又将它吐了出来,转而将两颗肉丸含入口中。

    火热硕大的在她脸上摩擦,昊天挺出,闭目体会着那欲死欲仙的快感。

    端木雪再从根部开始,用贝齿逐寸轻轻啮咬,微微的痛楚混合着强烈的快感,一阵阵的袭来,昊天忍不住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端木雪嘴角露出微笑,咬住肿胀至疼痛的硕大轻轻拉动。

    昊天不由就低身体,顺应着她的动作,心中更似要喷出火来。

    端木雪玩耍片刻,娇媚的看了昊天一眼,松开小嘴握住的根部,在与尖端用舌尖用力刮弄。酥麻瘙痒的快感在前端强烈的似乎快要麻木,前端膨胀得好似撑开的伞。

    端木雪不再逗他,双手抱住他的后臀,张嘴将含入用力吮吸。

    昊天按住她蝶首,猿腰摆动,让进进出出,端木雪紧紧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昊天只觉得又痒又麻,端木雪的嘴上功夫了得,此刻她展开浑身解数,含、舔、吹、吮、咂、咬无所不到,片刻间紫红的上粘满了她的口水,亮晶晶的甚是让人激荡。

    昊天按住她蝶首,舒畅的靠在褥被上,挺起了。

    端木雪用小手着,转而将肉丸含入口中吮吸,接着又用灵巧的小舌昊天的,最后舔到了菊蕾。阵阵瘙痒混杂着上强烈的酥爽传来,昊天不由呻吟出声,轻轻颤抖。

    端木雪知他在即,转而用手指挑逗着他的菊花,张嘴将含入吞吐了起来,双颊更因用力的吮吸而凹陷下去。强烈的快感包围了昊天的,端木雪更将手指突然了,昊天浑身一震,随着一胀,火热的喷了出来。

    端木雪含住大力吞吐,不住从她口中顺着棒身流到他的大腿,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男性气息。

    片刻后终于在她口中停止了跳动,端木雪的口旁嘴角全是亮晶晶的,她娇媚地一笑,伸出葱葱玉指将白乎乎的全刮入口中。

    昊天替端木雪洗干身子,又把赤身的端木雪抱到床上。

    端木雪终于完全的臣服在昊天的大之下,无论是身心灵都如此!变得顺从、乖巧的她在夜里又被昊天挑逗,跟昊天大战九次,然后昊天才捧着端木雪的一对入睡。

( 洪荒少年猎艳录 http://www.xcxs1.com/1/1843/ ) 移动版阅读m.xcxs1.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洪荒少年猎艳录》,方便以后阅读洪荒少年猎艳录第209章 世家第一美女端木雪(十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洪荒少年猎艳录第209章 世家第一美女端木雪(十三)并对洪荒少年猎艳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