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之动力帝国

第164章 我是梁日天 (三十二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滿楼红袖招 本章:第164章 我是梁日天 (三十二二)

    某人从来都不是共产主义者,共和国走什么路线在梁远眼里根本无足轻重,共产主义再好也出了鸭绿江对面那种奇葩,资本主义再渣也有北欧三国那种高福利典型。

    理论再完善,目标再正义,终究是要靠人去执行的,合理而严格的监督才是王道,梁远推动大数据部建设背后的根本目的就是如此。

    不过纵观共和国历史,监督体系在历史上的地位十分微妙,往好了形容叫做言官科道御史钦差,往坏了形容就是东西两厂督工权阉。

    不幸的是,在真实的历史上,执监督权柄者几乎都沦为打击政治对手的工具。

    共和国的创立者与后来管理者绝对担得起博古通今二字,共和国监察体系建立的迟缓,除了一部分既得利益者阶层强烈反对之外,如何保证监督体系不沦为政治工具也是慎重决定的难点之一。

    也正是如此,对于某人来说,无论梁钦差还是梁督工全是某人避之不及的称号,更是大大超出远嘉能力极限的事情,大数据部建设几乎卡死在如何保证监督体系不被滥用这个无法摆脱的逻辑死循环里。

    然后,某人就想到了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技术的逻辑其实并不复杂,只是把通过区块链交易的事、物彻底放在阳光下而已。

    举个不算恰当的例子,大部分临时尿急找不到WC的,几乎都会找个隐蔽之处解决,实在找不到隐蔽之处,起码也得对着墙嘘嘘,除了酒蒙子和深井冰,没人选择在人潮人海中解决生理问题,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成年人的脸还是得要的。

    区块链技术的逻辑也是一样,无非是用技术手段将已经发生的历史或者事件彻底固化,而不是任凭一部分人别有用心的随意打扮。

    如果梁远站在自身以及自身阵营的基础上,推动监察部门的建立是件作死的事情,不过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推动这件事就有些不一样了,换句话说某人推广区块链技术向监察体系渗透,站在既得利益阶层的角度虽然有些损人不利己的意味,但对心中热血未冷的中立阶层而言却是一件大大的利好。

    老梁同志、宁雷那种纯粹的共产主义者虽然不多,但就九十年代初期而言,履历清白、身家清白的体制内人士简直多得无法统计。

    毕竟在这个年代,百万级别的那啥肯定是震惊全国的大案要案,千万级别绝对保证其原地飞升。

    虽然区块链技术有些复杂,但核心逻辑十分简单,梁远花了半个小时把区块链技术的逻辑与技术基础讲了一遍,空气里一片寂静。

    房间里的大佬全是人精,稍微想想某人推动建立的大数据司以及弱人工智能的未来,梁远的目的几乎放在了明面上。

    除了诧异于少年天马行空的创意与胆大包天的气魄,房间里的大佬也不得不承认梁远所言的区块链技术委实直指最为难测的人心。

    这个年代的人士某种程度上远比后世的人,更能接受区块链技术的实际应用,保证苏维埃经济运行的基础计划经济学有些地方和区块链技术的直观应用——代币或者叫通证经济十分类似。

    苏联的主权货币卢布除了分为贸易卢布与非贸易卢布之外,还能分解为可在市场上消费的货币卢布与只存在于工厂内部交易流通的计划卢布或者叫记账卢布。

    由于国家性质不允许剥削的存在,苏联的真实生产能力属于用计划卢布去统计,而人民的消费能力则用货币卢布来衡量,限于统计技术,人为因素等种种缘故,这套经济制度非但没建设成共产主义,最终成了苏联轻重工业失衡,导致生产与消费极度脱轨的主要因素。

    限于年纪小,梁远对计划经济了解不多对市场经济倒是十分熟悉,不过房间里除了某人和两个丫头之外,所有人都是对计划经济十分熟悉,对市场经济反而了解不多,因此,当梁远讲解完区块链的代币应用之后,大佬们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苏联流通于工厂内部的计划卢布以及当年共和国人民公社内部曾经流行过的工分。

    后世区块链技术的代表作比特币以匿名交易闻名于世,其实这是区块链应用中一个最大的笑话,实际上比特币在未来应用中所反应出来的匿名性是一种彻头彻尾的伪匿名。

    这世上没有任何货币或者交易记录能比比特币更能保证可溯源性,每一枚比特币的每一次交易记录都会被忠实的记录在网络上,不可能被篡改。

    换句话说,如果知道比特币钱包所对应的现实身份,完全可以通过该钱包所拥有比特币的交易记录,彻底溯源这枚比特币从诞生那一刻起,所参与的所有交易链。

    新世纪,地下世界喜欢将比特币用于非法交易,如果某一天比特币钱包拥有者的现实身份被认证,极可能导致非法产业链的所有环节彻底暴露在阳光之下,没有任何一种现实中的流通货币能产生这么大的威力。

    同样,区块链技术所形成的代币,如果应用到苏联的计划卢布当中,由于其完善的可溯源性会使计划卢布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依据劳动是创造财富的唯一标准,工作量是区块链代币诞生的唯一途径,假如把获得一桶原油所消耗的工作量等同为一代币,那么一桶原油在人类社会的冒险之旅就可以开始了。

    这桶原油从地壳之中被采掘出来的同时,一个叫做油田生产的账号同步诞生了一枚代币,然后随着这桶原油被转移,铁路账号也开始产生少量代币,之后,这桶原油进入到一个叫做炼油厂的账号。

    进入到炼油厂之后,这桶原油开启了快速产生代币的增长之路,汽油工厂账号和柴油工厂账号是新产出代币的主力,沥青工厂、液化气工厂所产生的代币增加不是很多。

    这桶原油的剩余物质从炼油厂出来之后,相比这桶原油诞生时所产生的一枚代币已经膨胀了数十倍,然后这桶原油的剩余物质又被转移到了一个叫做化工厂的账号中,在化工厂内部,合成纤维账号、合成橡胶账号、合成塑料账号、以及氢气账号是代币产生的主力。

    最终,这桶原油被分解成汽油、柴油、轮胎、塑料、衣服、生活用品等许多物资,相应的账号也产生了相应的代币,相比最初诞生时价值的一枚代币,已经膨胀了许多许多倍。

    有意思的地方来了,假设这个由区块链技术所搭建的经济系统运行一年之后,通过大数据分析会得到很多有趣的数据。

    比如配合时间段,在代币的交易记录中中抓取含有汽油工厂账号的交易记录,能分析出汽油工厂的月产量年产量等生产数据,抓取包含汽油销售机构的交易记录,能分析出某个时间段汽油的实际销量,对比汽油销售机构的交易记录和汽油工厂的生产数据可以得出汽油这种产品是滞销还是供不应求。

    同样,按这个原理可以推广到衣食住行等很多方面,比如远嘉从苏联边疆区所进口化肥,如果没有远嘉进口按苏维埃计划委员会计划所生产的化肥数量,每年边疆区都要白白抛弃上百万吨。

    如果苏联的计划卢布使用区块链技术,大数据分析时,有边疆区化肥工厂记录的代币会远超有化肥销售点交易记录的代币,如果软件有设定,这种情况计算机会第一时间报警,计划委员会也会第一时间知道边疆区的化肥已经滞销。

    这种大数据分析技术和硬件支撑只需进化到未来某宝双十一那种程度,完全可以在超级计算机集群的支持下,把共和国的所有经济数据近乎实时的展现到电脑屏幕上。

    区块链技术配合大数据分析,能极大的解决按需生产的问题,共产主义算是奠基了一半,剩余的按需分配则要靠生产力的极大提升。

    大佬们对区块链技术所针对的反腐监察与货币超发功能兴趣不大,倒是对搭配大数据分析所产生的实时经济动态分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毕竟,共和国的经济制度源自苏联,而苏联的计划卢布本质上也是数据货币的一种,计划卢布只存在于苏维埃工厂的账户数字记录上,现实中并没有计划卢布的实物。

    至于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计划卢布与消费卢布(人民币)所产生的实际交换问题,大佬们毫不在意,共和国目前所拥有的行政村约为90万个,乡镇10万多个,普通商业流通主要以供销社为主,哪怕算上城市区县与其他工业性质的销售终端,三百万台电脑已经足够销售终端用来完成区块链代币所产生的销售记录。

    三百万台电脑的采购量对于共和国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基于C2处理器的普通电脑已经在浪潮完成量产,只要不花外汇几百亿人民币根本不被大佬看在眼里。

( 工业之动力帝国 http://www.xcxs1.com/0/814/ ) 移动版阅读m.xcxs1.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工业之动力帝国》,方便以后阅读工业之动力帝国第164章 我是梁日天 (三十二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工业之动力帝国第164章 我是梁日天 (三十二二)并对工业之动力帝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